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顶点小说 -> 其他类型 -> 与黑暗神交换身体后[互穿]

背水一战(二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和霍华德的判断一模一样, 唐泽飞鸟就近回城之后,第一时间调集了重骑兵,衔尾追击霍华德!

    在这一段逃亡之路上, 依兰觉得自己在别人眼睛里已经精神分裂了。

    白天, 她真心实意地觉得霍华德的撤退战略真是棒极了,奇诡的行军方式有效地摆脱追兵,布下各种疑阵搅乱敌军视线,简直就是教科书级别的绝妙行军计划。

    夜晚换了魔神, 他总会非常嫌弃地指出霍华德的种种失误和毛病, 把霍华德训得一愣一愣的。

    每次依兰蹦蹦跳跳从野外跑进军营时,这个家伙已经重新替霍华德制定好了第二天的行军策略。不得不承认,他的确技高一筹。果然千年王八万年鳖, 活得久了见识就是要超过凡人。

    毕竟逃命事大, 依兰也不敢拿这么多人的性命开玩笑,只好由着他去。

    这样一来, 霍华德每次拿不定主意就会找依兰。

    可怜的小依兰本人只能装出一副很困很困的样子,把商谈军情推到晚上。

    终于有一天,霍华德醍醐灌顶。

    他把依兰叫到了人群外面, 目光复杂地看着她:“小依兰,你告诉我一句实话――你,是怀孕了吧?!”

    依兰惊恐地睁大了眼睛:“您在说什么啊?”

    “白天困倦,夜里精神,这明明就是怀孕的症状。”霍华德皱起眉头, “孩子的父亲是谁?那天, 维纳尔不会已经得逞了吧?”

    依兰捂住了额头:“您误会了!维纳尔没碰过我!我没有怀孕!”

    霍华德深深地看了她一眼。

    他嘴上没再说什么, 却在经过一些小村镇的时候,特意给她搜罗了不少孕妇专用的物品和食物。

    依兰:“……”

    她不知道该怎么向魔神解释, 但是这天夜晚她蹦回营地时,却发现魔神大人对那些孕妇的物品很有兴趣。

    “不错。你孱弱的身体确实需要精心保护。”他愉快地把护膝、裹腹、长披巾一件一件穿戴整齐。

    依兰小毛线用尾巴捂住了眼睛。

    噢,天哪!这样打扮起来,真的好像一个孕妇啊!

    就在这样一个鸡飞狗跳的夜晚,重骑兵轰隆隆的铁蹄声渐渐逼近了这支疲惫的逃亡部队。

    唐泽飞鸟的人,近了!

    龙晶灯的光芒照亮了地平线。

    两条腿的疲倦行军和龙精虎猛的骑兵其实根本不具有半点可比性,能够成功逃亡这么多天,已经可以称得上了神迹了――事实上,的确也是因为魔神的插手,才拖延到了今日。

    霍华德曾经精准推理过一次,如果由他来制定全部撤退策略的话,早在两天半之前就已经被追上了。

    此刻,一千五百人的部队藏身在一座长长的矮山下方的冻柏树林里。

    霍华德示意全军静伏。

    如果骑兵成功被事先布置的痕迹引向西边的话,霍华德就可以趁机翻过这座长矮山。只要过了这座山,进入坦利丝王国的地界,唐泽飞鸟的重骑兵就不可能再这么大张旗鼓地四处追查。

    但是很显然,对方也清楚这一点。

    无论痕迹做得再怎么逼真,只要想想霍华德的目标,唐泽飞鸟就会选择清查这片小树林。

    这是神也没有办法逆转的事情。

    轰隆蹄声越来越近。

    从这里看过去,已经可以看清骑兵的一道道身影了。

    他们身穿重甲,手握重矛,战马上还装载了骑行盾。对上这支装备精良的重骑兵,霍华德手下这些疲倦的步兵会像秋风扫落叶一样被清理得干干净净。

    日夜兼程地行军,粮食和饮水都只够维持生存,早已没有什么战斗力了。

    “上山!”

    没有办法了。

    离开小树林会彻底暴露行踪,但是停在这里也是坐以待毙。

    爬上山,至少能让骑兵无法发起冲锋。

    已到穷途末路。

    霍华德走到打扮成了孕妇的魔神身边,冰湖瞳眸里泛起一阵温柔慈爱。

    “依兰,你能做的已经全部做到了,做得很好!接下来的事情,就让我们自己面对吧,待会儿打起来时,你抢一匹马自己逃走,翻过这座山他们就不会再追。我会带着人,拼尽全力护送你离开。”

    依兰小毛线窝在魔神的胸口,只露出两只小眼睛。

    看着老父亲一样的霍华德,她的眼睛再一次不争气地湿润了。

    明明……都已经逃到了这里,最终还是失败了吗?

    那之前做的一切,又有什么意义呢?

    释放那只火龙卷透支了信徒们的精神魔法力量,短短几天无法回复过来。依兰现在至多就是召唤一阵冰雹,但那无济于事。

    唐泽飞鸟带来的重骑兵铺满了山前的荒野,数量足有上万!

    霍华德说得没有错,她能做的都已经做完了。

    人事已尽。

    “啪嗒。”一粒小泪珠滚出了她的眼睛,落到魔神的衣服上。

    她知道霍华德不会丢下士兵们逃走,虽然所有士兵现在心里都是同一个念头――帮长官抢一匹马,然后用生命拖住北冰国的人,护送长官离开。

    但她知道霍华德不会这样做。

    死也不会。

    霍华德的眼眶也微微湿润了,他抬起手来,轻轻放在魔神的头顶。

    “小依兰,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我会在天上看着你。”

    依兰小毛线憋住了哭腔。

    ‘呜呜呜呜……’

    魔神终于动了一下,他闪身向后,非常嫌弃地盯着霍华德那只手。

    “你对我有什么企图吗。”他冷冰冰地说,“又送东西,又来这套。还没到死的时候,哭什么丧。”

    霍华德:“……”

    依兰小毛线:“……”

    明明是多么悲情温馨的画面,他一开口,全毁了!

    霍华德无奈地笑了起来:“是啊,还没到死的时候!士兵们听令!全体――上山!”

    大家拖着疲倦的身躯,穿过小树林,开始攀爬那座坡度不大的小矮山。

    部队暴露了踪影,原本稳步逼近的北冰国重骑兵立刻发起了冲锋。

    登上半山腰时,重骑已经冲进了刚才栖身的小冻柏林。

    马上就会被追到。

    就在这时,依兰小毛线敏锐地发现了不对劲――上山的人数不够!

    她把眼睛探了出来,往下一看。

    果然,有近一半的士兵非常默契地选择了不听军令,没有上山,而是埋伏在树林里面准备偷袭重骑兵,用自己的生命为长官换来一点逃亡时间。

    依兰憋出了尖锐的呜嘤声。

    魔神偏头看她。

    “你不用说,我知道,”她的小奶音里裹了浓浓的鼻音,“我都十七岁了,还动不动就哭,很丢人,可是我好难过!呜呜呜我都已经记住他们的脸了呜呜……”

    他难得地没有嘲讽她。

    唇角扯平,他毫无感情地说:“知道了。”

    他转身,悄悄退出上山的队伍,奔下山。

    “给我风。”他说。

    “嗯!”依兰死死憋住了眼泪,“风!”

    虽然无法释放大规模杀伤性魔法,但是助他箭步如飞还是轻而易举的。

    他在下山,有风相助就像一只夜色中的鸟儿,轻飘飘就停到了树梢。

    “杀一个是一个。”他说。

    依兰的小心脏整颗缩了起来。

    她知道他不全是为了她。这些日子,他也把士兵们的脸看熟了。

    他本来就是一个很重情义的人,要不然怎么会被七王的魂意封印了几千年呢?那不过是凡人的魂魄而已,令人称道的也只是那股不屈意志。那些意志能够封印魔神,只有一个理由――他在意。

    所以……正因为忘却了过往,他才不受那些意志影响,成功从封印中逃脱出来吗?

    依兰的小心脏一揪一揪地疼痛。

    “喂……”她细声细气地在他耳朵旁边说,“我真的很喜欢你。”

    他的身体很明显地僵住。

    过了一会儿,他轻笑出声:“哪里学来乱七八糟的。以为这样能让我爆发超能力吗?天真。”

    依兰把小眼睛转到了另一边,整个球都热乎乎的。

    “不过双倍总是有的。”他假装若无其事地说了一句。

    依兰的小心脏‘噗通噗通’地乱跳起来,全身的绒毛好像都变成了探测器,一触到他,不自觉地抽一下、收缩一下。

    他动了。

    第一名重骑兵扑进了树林。

    虽然冻柏树不是很密,但骑兵还是不得不减速。

    他的身影像一只藏在树梢的鸟,一掠而过,一剑断喉。

    “风!”

    身下卷起一阵风,他没落地,轻飘飘就掠到了斜后方的树杈间。

    树林里的战斗开始了。

    埋伏的士兵们从树上扑下来,抱住骑兵,把他们拽下马背,滚到满地落叶里面近身肉搏。

    魔神穿梭在树林里,无情地收割敌人的生命。

    更多的骑兵绕过树林,包抄向矮山上的爬行队伍。

    “结果都一样,”魔神把短剑捅进一个北冰骑兵的盔甲,声音平静,“他们都会死。”

    依兰小毛线也掷出了风刃,准确地扔进了另一个敌人的眼洞。

    “将来我们会复仇!一定!”

    “嗯。”他干净利落地又救回一个霍华德的兵,“上下包抄之前,我们必须走。”

    “我知道了。”

    虽然他已经非常努力在锻炼这具身体,但它毕竟只是血肉之躯,战斗久了总会疲累。

    他必须在体力还够的时候就离开这里。

    半山腰,霍华德的队伍即将被追上。眼见无法逃脱,霍华德也不再继续往山上退了,他令士兵们摆出了迎敌的阵容,准备殊死一搏!

    马蹄的轰隆声一下下震击着心坎,依兰小毛线紧紧皱着眼睛,拼尽全力击杀面前的敌人。

    “唔……”

    魔神忽然停下了动作。

    他非常利落地爬到了一棵高树的树顶。

    “骑兵来了。”他说。

    依兰:“?”

    骑兵不是早就来了吗?

    下一秒,她顺着他的视线看到了让她尖叫的一幕。

    长长的矮山山顶上,出现了整整齐齐的一排银甲骑兵。

    “啊啊啊啊啊――是路易大人和维纳尔!”

    他们,赶到了!

    银甲反射着月光,一道道冰冷流光从山顶倾泻下来。

    银甲骑士直接发起了冲锋!

    从山巅往山腰冲,势若洪流,锐不可当!

    北冰国的骑兵被杀了个措手不及。骑着马爬山追击本来就不是什么愉快的事情,这下可好,铁蹄自山顶奔腾而来,简直就像是一驾驾钢铁战车兜头撞击!

    一瞬间,人仰马翻。

    银甲骑兵迅速护住了霍华德一行。

    十几秒之后,只见霍华德骑着一匹战马,率着骑兵冲下了山!

    “士兵们!追随我!”

    “吼――”

    呼声震天,大军奔流而下!

    这一仗打得异常激烈。

    路易和维纳尔带来的兵连日赶路,状态并不是最佳。唐泽飞鸟的骑兵也没好到哪里去,这队重骑兵重装上阵、全副武装,被遛了那么几天,人和马都已经很疲倦了。

    此时此刻,唐泽飞鸟的人一部分在分散包抄,另一部分被拖在了冻柏树林里,面对借着地势俯冲而下的怒军,气势又再弱了三分。

    只不过双方都是重骑兵,撞在一起一时半会儿也分不出胜负,于是杀了个天昏地暗。

    见到援军,树林里的士兵们聪明地悄悄撤了出去,把战场留给最适合的人。

    这场战斗持续到了天亮。

    依兰小毛线依依不舍地蹦下魔神的肩膀,自觉离开了这个满是圣剑的高危之地。

    晨光洒遍疆场,唐泽飞鸟见事不可为,下令撤军。

    这一仗,大获全胜。

    路易把自己的私军也带来了,他们负责清理战场,发死人财。

    士兵们愉快地清点着人头,个个神清气爽,哼唱着战歌。

    一片乐融融中,霍华德突然发现少了一个最重要的人――依兰不见了!

    他骑上马,到处寻找小依兰的踪影。

    士兵们报告说在树林里看见她杀敌,霍华德的心脏不禁整个都悬了起来――骑兵冲下山之后,在树林里爆发了一场非常激烈的冲锋战,该不会……误伤了小依兰吧!

    “依兰!依兰!”

    见到大公焦急,所有人都开始分散寻找依兰。

    此刻,依兰已经交换回来了。

    交换之前,魔神一直坐在很高很高的树杈上欣赏下方的厮杀。

    这会儿,她被撇在了晃晃悠悠的树顶,双手双脚环抱着树枝和树干,一动都不敢动。

    用了自己的身体才知道,她、她恐高……

    别说什么召唤一阵风驾着风轻飘飘地落下去,只要想一想松开紧紧抱着的树枝,她都快要翻着白眼厥过去了!

    “依兰!依兰!”霍华德焦急的声音回荡在冻柏树林里。

    “我……我在这里!我在这里!”依兰憋出了细细的声音。

    “长官!我好像听到了英勇的依兰骑士的声音!”一名声若洪钟的士兵激动地报告。

    “哪里!”霍华德匆匆赶来。

    “就在这附近!”

    “依兰!”霍华德双手合着喇叭,嗓子都喊得有点嘶哑了,“回答我!你在什么位置!”

    “高……高处!”依兰闭着眼睛大叫,“树上!”

    “噢!天哪!你爬那么高做什么?”霍华德见到树獭一样的依兰,悬在胸口半天的那口气终于吐了出去。

    “这是一个意外!”依兰可怜地喊道,“我下不去了!”

    围在树下的士兵们整整齐齐地发出了友善的哄笑。

    拯救小依兰的行动如火如荼展开。

    士兵们往树上爬,树梢摇晃得更加厉害,依兰的小脸吓得惨白,眼睛拧成了两条弯曲的缝。

    ‘呜呜不能哭!千万不能哭!丢死人啦!呜呜可是好害怕!啊啊啊啊――又开始摇晃了!’小依兰内心咆哮,嘴唇抿成了一条紧绷的线。

    ……

    经历了动魄惊心的一个小时之后,浑身发软的依兰成功被大家从树上救了下来。

    “噢!”一名士官长捂着胸口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昨夜救我的时候,依兰骑士可是像一尊杀神似的!”

    “是啊!杀戮骑士变成了小树獭,真是太可爱了哈哈哈哈哈!”

    “我以为像这样厉害的人物不会恐高!”

    “上得去下不来吗哈哈哈哈哈……真是太可爱了,太可爱了!”

    士兵们无情地把她笑话了一顿。

    依兰鼓着腮帮子,气呼呼地逃上了路易的马车。

    霍华德跟在她的身后。

    上了车,气氛立刻就发生了变化。

    路易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他翘着脚,专心致志地翻看他的魔药教程。

    维纳尔板着脸坐在一边,看见父亲,他脸上的肌肉好一通抽搐,神情分裂得厉害,眼睛里闪过无数种情绪,复杂得就连阅人无数的霍华德都完全看不懂。

    “为什么救我?”

    霍华德虽然不明白状况,但是儿子最终率着军队来救他,还是让他老怀大慰。

    迷途知返,也不是不能原谅。

    “我才不想救你。”维纳尔僵硬地回答,“我想让你为母亲偿命!”

    霍华德忽然觉得儿子口是心非的样子有一点可爱。

    “我没有杀你母亲。”经历了一番生死之后,霍华德对那件事情已经彻底心平气和了,“维纳尔,你有怀疑,其实应该问我。父子之间,没必要搞成那样。”

    维纳尔抿着嘴唇,一言不发。

    路易从书本里探出了头:“这还不简单,外甥不愿意接受他母亲抛弃他去自杀这个事实。他更愿意相信你是个无情无义的家伙,这样他可以报复得心安理得。”

    维纳尔愤怒地瞪着路易:“母亲绝对不是自杀!”

    路易耸肩:“随便你怎么想。”

    他对自己的两个妹妹并没有什么感情。

    在霍华德平静的注视下,维纳尔的眼神越来越虚浮。

    他对父亲的敬畏深入骨髓。从小,母亲就拉着他一起仰望这座大山,可是这座大山却压死了母亲!噢,母亲,她的死相,夜夜入梦……

    只有杀掉这个凶手,才能摆脱所有的噩梦。

    哦不,那样是错误的,维纳尔抱住了脑袋,痛苦得像虾米一样蜷起了身体。

    意志就要撕裂了。

    “维纳尔。”霍华德捧起了他的脸。

    维纳尔双眼猩红,牙齿紧紧地咬合,牙龈里面渗出了血:“你说你没有对母亲动手……如果真是那样的话,玛格丽塔,她去了哪里?为什么连我都查不到她的行踪!除了你……还有谁能做得到让一个人就这么凭空蒸发?”

    霍华德的眼神一片茫然:“你说谁?”

    维纳尔揪住了自己的头发,唇角扯出了一个非常怪异的笑容:“玛格丽塔啊,母亲贴身的三个女仆之一,跟在她身边近二十年……你居然对她毫无印象吗?”

    霍华德沉默了一会儿:“很抱歉,的确没有什么印象。你的意思是,怀疑你母亲的死与这个玛格丽塔有关?”

    “不是你让她做的?”维纳尔失神地盯着父亲。

    很显然,此刻的霍华德根本不需要说谎。

    “不是。回去之后我会彻查。”霍华德把双手放在膝盖上,“玛格丽塔吗。”

    这些年来,他过于漠视弗丽嘉,以致于顺带着忽略她身边的一切。

    如果有外人胆敢把手伸进郁金香庄园……

    他没有坐在马车的主位,但当他释放出少许气势的时候,身下的椅子立刻就变成了主位。

    “维纳尔,”霍华德平静地说,“我决定剥夺你的继承权。”

    维纳尔抬起眼睛来,深深地凝视父亲。

    “早该如此,”他难看地笑了笑,“我像妈妈,而不是你。好了,你现在可以离开了,我们还有正事要谈。”

    霍华德感到意外。

    他带着一丝不解,望向依兰。

    依兰很抱歉地挠了挠头:“外面的事情,应该还等着您去处理。”

    霍华德望望路易,望望维纳尔,再望望依兰。

    总觉得自己莫名其妙就被划出了他们的圈子。

    霍华德嘴角抽了两下,颇有一点郁闷地离开了路易的马车。

    “为什么不收了他的灵魂?”父亲离开之后,维纳尔整个人像一只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瘫在椅子上,“那样岂不是更加方便。”

    “哼哼,”路易笑起来,“黑暗神大人不喜欢这种散发出正直高傲气息的臭魂。”

    依兰垂着头偷偷笑了笑。

    “好了,该说正事。”路易小心翼翼地捧出了那只金属盒,“北冰国处处有玄机,为防万一,大人的真身不会贸然暴露在这片地界,而是栖息在圣合金匣子里。你们进入北冰国首都――易渡桥,拿回大人的躯体。我带一队人在外面接应你们。”

    依兰捧过金属盒,眉毛挑到了脑门上:“他现在就在这里面吗?”

    “嗯哼。”路易耸了耸肩。

    依兰感到自己一双魔爪在蠢蠢欲动。

    噢!要不是当着路易和维纳尔的面,她现在就会把他掏出来!

    不知道他是什么样的手感呢……

    真是让人百爪挠心啊。

    “把大人放下!”路易皱着鼻子,“我给你们乔装改扮!”

    一个小时之后,依兰的发色和瞳色都变成了草绿――北冰国的基础发色有两种,一种是浅绿,另一种是草绿。可能是因为他们的主食是一种绿色冰蓟的缘故。

    她穿上了一件奇奇怪怪的蝙蝠袍,套上高帮的大毛靴。

    维纳尔也服下魔药,换成了浅绿的发色和眸色。

    “药效持续七天。”路易说,“独家秘方,除了我之外,没有第二个人有本事改变瞳孔的颜色。所以你们放心大胆混进去,保证没人怀疑。”

    “等等,他也要去?”依兰一脸嫌弃地看着维纳尔,毫不避忌地当面表示嫌弃:“为什么非和这个家伙一起行动,我一想到和他待在一起,立刻全身都不舒服。”

    “噢,大人觉得他可能会派上用场。”路易耸耸肩,“其实你想想,大人肯定比你更不爽,是不是就心理平衡了很多?”

    依兰:“……”好像很有道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