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顶点小说 -> 其他类型 -> 劝你趁早喜欢我

第五十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傅峥从高远处离开, 回到社区,也没急着去联系舒宁,如今联系她绝对不具有可行性, 虞飞远恐怕又是靠自己那套PUA老手法把舒宁给安抚住了,因此直接找舒宁和虞飞远不论怎么沟通,这两人都不可能取消对宁婉的投诉。

    曲线救国,傅峥买了好多时令水果,上门依次拜访了舒宁和虞飞远同楼层甚至楼上楼下的邻居。

    “你说虞飞远啊,他人看起来还挺老实的, 倒是没怎么听过他们夫妻有争吵的声音,不过确实看到过好几次舒宁脸上有伤,当时顺口问了句,她说是自己不小心洗澡时滑倒摔的,我也没细问过……”

    “他家女主人不怎么和我们来往, 虽然我也是全职太太,但没怎么遇到过她,她好像不太参加团体活动,难得有一次我们做社区募捐她来了, 交流了下觉得人还挺好的,结果没多久她老公就过来把她给叫走了。”

    “对, 我们也是上次有个业委会的会议叫她一起,刚想和她加个微信呢, 结果她老公过来说让我们加他的……”

    果不其然, 傅峥一连聊了好几家,给出的细节里基本能拼凑出事实――虞飞远对舒宁的社交控制很严格, 几乎找尽借口阻挠她结交新的朋友,就连左邻右坊也不行, 因此多数邻居对他们家的情况并不了解,没人了解虞飞远是否对舒宁家暴,也没人能够给出证据――

    “对他们家真的不太清楚情况,不过他们家有个女儿,六岁了,这孩子看起来有些孤僻阴沉,怎么说呢,也不是长得不好,孩子随妈,长得还挺可爱的,就是有些少年老成,才六岁的娃娃,平日里见着就没个六岁孩子的样子,也不爱和人打招呼,也不爱和同龄小孩玩,我家孙子和那孩子在一个班的,我孙子也说她挺怪的,不爱说话,不太搭理人。”

    说起这孩子,傅峥倒是有印象,此前舒宁想离婚时提交过相关家庭信息,傅峥记得她的女儿叫虞诗音,还在上幼儿园大班。

    在虞飞远这种精神控制又家暴的家庭里长大,孩子怎么可能多开朗,恐怕是活的战战兢兢压抑又灰暗,傅峥听到这里,不由便想到宁婉,她能拥有如今这样灿烂的笑颜,也不知道自我消化和背负了多少。

    别的邻居没什么可提供的,也普遍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倒是舒宁家楼下的林阿姨拉着傅峥说了不少,她是外地人,是为了看孙子才来的容市,平日里都在家里没个说话的人,显然憋坏了,拉着傅峥就是一通扯,从容市的气候到最近水果涨价,这林阿姨思维发散极了,傅峥本已经准备寻个借口告辞的,然而一听起她提及舒宁的女儿,倒是有了兴趣。

    傅峥沉吟了下,问道:“这孩子除了性格比较内向,还有什么别的不同之处吗?”

    林阿姨想了想,压低声音道:“这孩子除了性格孤僻不太说话,还喜欢撒谎呢!”

    “撒谎?”

    “是。”林阿姨拿出了八卦的架势,恨不得来上一把瓜子似的,“这孩子半年里报假警都报了四五次了吧。”

    傅峥皱了眉:“报了什么警?”

    “就说她爸打她妈,说她爸要杀了她妈……”林阿姨啧啧摇头道,“你听听这都什么话啊,她爸爸我看平时人挺老实的呢,后来警察也来了,一问果然假的,她妈说没这种事,自己脸上那些伤是因为不小心摔的,说自己平衡不太好,每次打瞌睡时候就容易摔倒……”

    “后来为了这事儿这孩子爸爸还提着水果去给民警赔礼道歉,说增加人家工作量了,原来是孩子因为不好好学习,被她爸批评了,心里埋怨,于是报假警呢。”林阿姨一边说一边摇头,“你说说现在这些孩子多早熟啊,这孩子往小了说是爱撒谎,往大了说那就是报复心重……所以说,孩子的教育现在可重要了,你看好多小孩现在都……”

    林阿姨还在滔滔不绝,但傅峥整个人已经都严肃了起来。

    舒宁没有就家暴报过警,没想到她才六岁的女儿反而报了警,只可惜六岁的孩子没有话语权,因为舒宁的懦弱隐瞒以及虞飞远画皮般的遮掩,最终变成了孩子报了假警。

    事不宜迟,傅峥决定往悦澜辖区的派出所去一趟。

    *****

    傅峥本打算去派处所了解下情况,看看当时的出警记录里是否有记录到什么有用细节,只是没想到,大概冥冥之中还真是无巧不成书,傅峥刚跨进派出所,就听到里面民警正在赶人――

    “小朋友,和你说了很多次了,不能撒谎,你爸爸每天辛苦上班赚钱养家,你不好好学习,他批评你是应该的,但你这样老成天污蔑他打人就不对了……”

    说话的是个年长的男民警,话还挺和气,然而明显没当回事:“警察叔叔也不是万能的,警察叔叔也有很多别的事要忙,你这么每次报假警,如果再这样,我们可是要告诉你老师了哦!”

    回答这民警的,是个糯糯的童声,虽然声音小,但很坚定:“可是警察叔叔,我爸爸真的打我妈妈了,打了好几次了,打的妈妈脸上全是血,这次又打了妈妈,我……”

    打断这童音的是派出所里的热线电话,那男民警接起来,一边讲电话一边就对小孩挥了挥手往外赶:“走吧小孩,叔叔送你回学校,你下次可别来了,撒谎是不对的,你这个年纪,要好好听老师和爸妈的话……”

    这小女孩下意识便往后退去,这一下,就被赶着退到了门口,撞到了傅峥的腿上。

    这女孩扎了个马尾辫,背着个小书包,穿着粉色洋装,白白净净的脸上,表情却很沉静,明明还很小,眼神却很沉,傅峥的心里一动。

    “虞诗音?”

    果不其然,他话音刚落,那小女孩便抬头看向了他,林阿姨说的没错,这孩子表情寡淡仿佛无喜也无悲,小小年纪脸上便一点童真的感觉也没有,眼神更像是一潭死水,叫傅峥看了也于心不忍。

    他蹲下身,努力让自己的视线和小孩齐平:“你是过来报警吗?”

    小孩戒备地看了他两眼,但还是点了点头:“恩,但没人相信我。”她低下头,声音沮丧,“因为我是小孩,没人信我,可我没撒谎……”

    “我相信你。”

    傅峥的话果然令小孩一顿,她看向傅峥,眼睛第一次显出了亮光:“你来这里,所以也是这里的警察吗?你、你可以帮我救救我妈妈吗?我爸爸打我妈妈,一直打一直打,能不能把我爸爸关进监狱?”

    小孩的话有些语无伦次,然而傅峥还是听明白了。

    “我不是警察,我不能帮你把爸爸关进监狱。”

    小孩一听,眼神果然委顿下来。

    傅峥笑了笑,继续温声道:“但我是律师,我可以帮你用法律保护你妈妈。”他拍了拍小孩的头,“好了,现在我先带你去见警察叔叔,有我在,他会相信你的,你把你知道的情况都好好讲出来,我们再看看怎么帮助你妈妈,好吗?”

    小孩有些迟疑,但最终,还是点了点头,跟着傅峥再次走进了派出所。

    ……

    *****

    另一边,宁婉却正在头疼,被舒宁投诉这件事,她确实没想到,明明本意是真心实意为了舒宁好,然而低估了虞飞远对舒宁的洗脑和控制程度,宁婉等调解完季主任让自己去的那个案子,一路往社区办公室走,才觉得烦躁压抑和沉重起来。

    一旦当年有被投诉的记录,就无法申请参选加盟任何合伙人团队,好不容易正元所终于来了位需要新组建团队的大par,这机会真要错过,自己职业生涯最好的这几年就废了。

    虽然知道如今这当口,去找舒宁求情也未必有用,但宁婉还是决定试试,不论是为了自己的未来,还是为了舒宁,宁婉都抱着一丝最好的希望。

    可惜现实很骨感,宁婉吃了个闭门羹,舒宁从猫眼里见是她,根本连门也不开――

    “你走吧,我不想再见到你了,我和我老公好得很,不是你这种人撺掇我就会离婚的!”

    即便知道大概率没用,但宁婉还是做着最后的努力,隔着门,她开始给舒宁讲述自己去公司和学校调研的结果。

    虽然没有回复,但宁婉知道,舒宁就在门背后。

    ……

    “舒宁,你自己仔细想一想,虞飞远到底是真的为你好,还是想把你圈养成毫无反抗力任他宰割的一个工具人?他那套男主外女主内,你不觉得很可笑吗?他这么一路和你结婚生子,真的没有任何利用你上位的意思?”

    宁婉索性一口气把所有细节剖析了起来:“因为和你谈恋爱,有了自己第一作者第二作者署名的论文发表;因为意外怀孕,他说服了你让出了深蓝机械的offer;因为号称自己会嫉妒,他让你断绝了所有过去的社交圈;因为号称自己需要男人的面子,不允许你外出上班,让你辞职后他得到了梦寐以求的升职,而这个岗位,本来是留给你的……”

    宁婉说着说着,索性也放开了,就算舒宁不肯撤销对自己的投诉,她也希望舒宁能清醒起来。

    “你冷静下来想一想,虞飞远对你的爱,到底参杂了什么?虞飞远最爱的人,从来都是他自己!”

    自己话音刚落,舒宁终于拉开了门,可就当宁婉以为她改变主意的时候,舒宁却下了逐客令――

    “你能不能不要缠着我了?是嫌一个投诉还不够吗?”她低着头垂着头发,“我现在要去幼儿园接我女儿了,麻烦你让让。”

    她这个动作,长发正好垂在脸颊,遮住了大片的脸蛋,宁婉几乎是瞬间意识到了什么――这是自己母亲曾经最喜欢用的姿势,为了掩盖被打的痕迹。

    “他又打你了?!”

    面对自己的质问,舒宁却是眼神躲闪:“没有,你别管我们家的事……”

    宁婉趁着舒宁来不及反应,动作迅速地撩开了对方的长发,果不其然,舒宁左边的脸颊又有了红印,看起来像是个耳光的痕迹。

    宁婉再也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他这次给你认错才几天?为你说了要离婚寻死觅活改过自新才几天?!你还要再相信他一次?还要再给他打你的机会?舒宁,你醒醒!”

    然而舒宁却只想摆脱宁婉般疾步往前走,语气这次却带了点哀求:“你不要再跟着我了,这次就是因为找了你,听了你的话考虑离婚,飞远才打了我,说我家丑外扬,破坏家庭的和睦,老听信外边人的话,要再被他看到我和你在一起,他又要发火了……”

    宁婉本来还想说什么,然而舒宁的手机铃声打断了话头,她接起来,一开始声音有些狐疑:“派出所?”很快,狐疑变成了惊愕,“什么!诗音从幼儿园跑出去了,现在在派出所?好的我知道了,我尽快赶过来!”

    舒宁这下顾不上宁婉了,赶紧就往派出所赶。

    听起来像是她的女儿出事了?

    宁婉想了想,到底有些不放心,生怕这事和虞飞远有什么关系,也赶紧跟上舒宁一起往派出所走。

    *****

    宁婉跟着舒宁气喘吁吁地跑到了派出所。

    舒宁倒像是熟门熟路:“不好意思啊民警同志,我女儿诗音是不是又过来报假警了?孩子是开玩笑的,不懂事,闹脾气呢,我带她回家,现在她人在哪儿呢?”

    报假警?宁婉正一头狐疑,就听坐窗口的民警指了指调解室道:“在那呢,我们所长和一个律师带进去了解情况呢。”

    舒宁也管不上那么多了,径自就往调解室走,而宁婉皱着眉也紧跟其后,此时调解室的门虚掩着,正当舒宁想要推开门时,里面传来了诗音的声音――带着哭腔又充满绝望的声音――

    “警察叔叔,律师叔叔,你们帮帮我妈妈吧!怎么才能让我爸爸消失?”

    六岁的孩子并不懂掩饰,诉求直白而了当:“我们班有同学的爸妈说是离婚了,就再也不住在一起了,可以让我妈妈离婚吗?我不想再看到妈妈被打了,或者你们可以把我爸爸抓走吗?”

    接着响起的声音,让宁婉愣了愣,她几乎是瞬间认出了那是傅峥的声线,低沉的、带了点微冷的质感,然而很温和。大概是因为和小孩子讲话,他刻意放缓了语调,用词也很简单易懂――

    “离婚不离婚,不是警察和律师说了算的。”傅峥的声线仿佛自带安抚人心的力量,等小孩的啜泣声小了些,傅峥才继续,“简单来说,能决定要不要离婚的只有你的爸爸妈妈。”

    “可我爸爸不肯离婚……”

    “那也没事。”傅峥的声音很温和,“离婚不需要你爸爸妈妈都同意,只要其中一个想离婚,总是能离成的,只要你妈妈下定决心要离婚,是完全可以离开你爸爸的,所以不要哭,会解决的。”

    可惜小孩听了这话,反而情绪崩溃了:“我妈妈她根本不肯离婚!好几次爸爸打妈妈,我给警察叔叔打电话了!可妈妈都说没有被打!撒谎的人根本不是我,是妈妈!”

    即便有傅峥做担保,但民警自然也只能安慰,没有成年人报案没有受害人的口供没有任何证据,自然无法立案。

    虞诗音大概也看出了警察介入的无望,低头喃喃自语起来:“要是爸爸能消失就好了……”

    她的声音明明还是稚嫩的童声,然而接着说出来的话,却完全不像是一个六岁女童:“律师叔叔,我有个问题想问。我才六岁,如果杀了人,是不是不用坐牢?”

    还没等傅峥回答,虞诗音便继续道:“我看过电视,里面是这样讲的,不满十四岁杀人,都不用坐牢,所以,如果妈妈不肯离婚,那我是不是还是可以让爸爸消失?我同学家里有老鼠药……”

    这样可怖阴冷的想法,谁都没法想象竟然是由虞诗音这么甜美稚嫩的小孩说出口的。

    屋内两人明显都愣住了,而站在门口正欲推门而入的舒宁则像是触电般浑身轻微战栗起来。

    以往她遭到虞飞远暴力的时候,舒宁总是第一时间把孩子关进卧室去,叫孩子插上耳机听歌看动画片,而自己即便被打得再狠,也没发出过声音,令她安心的是,每次事后,孩子也没追问过自己身上的伤,久而久之,舒宁觉得,这件事对孩子是没什么大影响的。

    几次孩子报警,舒宁也都安抚了孩子,事后虞飞远也给小孩买了玩具做补偿,每次打完自己认完错,一家人确实看起来仍旧是和和美美的,孩子对爸爸也没什么特别的情绪表现。

    只是没想到原来一切都是假象,自己那天真烂漫的女儿,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已经变成了这样一个光是听着她这些话就叫人遍体生寒的阴森孩子……

    连舒宁都没想到的东西,杀人这样沉重的话题,弑父这样违背伦理纲常的想法,竟然被自己六岁的女儿以如此轻巧却认真的态度说了出口……

    明明是稚气未脱的年纪,然而孩子脸上的恨意和决心却已经无法掩盖,透过门开着的缝隙,舒宁能看清,自己的女儿如今稚嫩的脸庞上却是不合年龄的冷漠表情。

    那陪同的民警大约此刻也终于相信孩子此前多次报警并不是空穴来风,然而因为小孩的妈妈这位受害者本人并未表态报警,又没有任何证据,根据流程他也不好插手,只叹着气规劝起来:“小朋友,你可不要乱想,更不要学那些电视上不好的小孩,你才六岁,要真做了什么,这辈子就毁了,你的未来还长着呢。如果你讨厌你爸爸,以后等你长大了,自然就可以离开你爸爸了,不要去做会让自己后悔的事……”

    民警这番话,倒是让同在门外的宁婉顿了顿,她恍惚间觉得时光倒流,自己变成了坐在室内的虞诗音,一切的一切,仿佛都是一场轮回……

    宁婉当初,也是报过警的,而她的妈妈,也同样选择了息事宁人掩盖真相,并且和舒宁一样,怎么都不愿意离婚,最终宁婉选择了独善其身的妥协,她没有办法改变她的母亲,于是每天期待着长大,考进了远离老家的大学,有了能金钱独立的工作,彻彻底底离开了她的爸爸……

    她在心里祈祷,民警这样的安慰,或许能安抚住虞诗音幼小的心灵吧。

    “可我离开了爸爸,那妈妈怎么办?”可门内的虞诗音却铿锵有力地打断了民警的话,她的声音带了哭腔,却很坚定,“叔叔,我想要保护妈妈,我不想看到妈妈再被打了。如果连我都逃跑了,那妈妈怎么办?”

    如果说舒宁此前只是被自己女儿竟然有那么阴暗的想法所震惊,如今却是再也控制不住哭起来。

    一切都是她的错。是她把孩子变成了这样。然而孩子都没有怨恨她,还想着保护她,而为了保护她,原本积极开朗的孩子,竟然想出了自己杀人的念头……

    因为她的懦弱和粉饰太平,本该有阳光心态的孩子一直生活在阴霾里,然而即便自己一次次在她报警后撒谎令她失望,孩子也没有放弃自己,孩子还想着保护自己,可明明……明明该是自己站出来保护孩子的啊!

    她根本不是个合格的母亲!

    她自以为不离婚是给了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庭,可从没想过,当虞飞远朝自己举起拳头的时候,这个家庭就已经永远无法完整了……

    舒宁的内心混杂着悔恨、痛苦和动容,咬紧嘴唇几乎泣不成声。

    宁婉却也因为小孩这一番话,顿住了自己推门的手,虞诗音的话像是一只小手,揪住了她内心的情绪,她的心里也跟随着翻腾起来……

    而也是这时,房内再次响起了傅峥的声音,带了冷淡的质感,然而并不冷淡――

    “你想要保护你妈妈这样的想法很好,你是个很棒的孩子,但是不管你爸爸做了什么,也不是你去想杀人那么危险想法的理由。”

    小孩用力反驳道:“是爸爸那样打妈妈,我才会这么想的。”她讲到这里,情绪又再次激动起来,“你们都不是我,你们又没有像我一样的爸爸!你们根本不知道他有多可恶!有多像个魔鬼!”

    傅峥却仍旧很温和:“我没有经历过你这样的事,但不是没有别人经历过,我认识一个女孩子,她的爸爸也是这样的,她甚至比你过的还难,因为她爸爸还赌钱,她家里没有你那样的条件,还要自己去打工,但是她没有做偏激的事,也没有变成不好的人,正相反,她可能是我认识的最好的女孩子,认真工作、乐于助人,也从没有想过做什么违法的事情。”

    虞诗音果然被吸引了注意力:“那……那她现在在干什么?”

    傅峥说这些话的时候表情非常温柔,从宁婉的角度,可以看到他盯着虞诗音眼睛时郑重的表情和温和的眉眼:“她变成了和我一样的一个律师,想要去帮助像自己一样的小朋友,想要去帮助像她妈妈一样的妈妈。”

    宁婉咬紧了嘴唇,她从没想过傅峥会提及自己,也从没想过在傅峥眼里,自己原来是他认识的最好的女孩子。

    傅峥并不知道门外宁婉的存在,他看向了小孩,声音和缓却认真:“诗音,你比你妈妈勇敢,我觉得你可以做到帮助你的妈妈,所以不要先去对你的爸爸做什么,我们先一起努力帮助你妈妈好吗?”

    他温柔而耐心地循循善诱道:“所以你能不能和你的妈妈好好聊一聊,让这个律师小姐姐去帮助她?你的妈妈现在对她有点误会,但她是真的想帮你们,她自己也经历过,所以也真的懂你们。如果有她在,如果你妈妈愿意好好和她谈谈,你的妈妈是可以远离你爸爸的。”

    诗音沉默了片刻,最终点了点头:“好。”

    门外,舒宁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她冲进了调解室,抱着自己女儿哭了起来:“诗音,是妈妈的错,这都是妈妈的错,是妈妈害了你,你千万不要做傻事!”

    即便是被虞飞远家暴的时候舒宁都咬紧牙关没怎么哭过,然而如今,她却再也控制不住泪如雨下:“是妈妈没用,傻孩子,应该是妈妈保护你啊!”

    亲情大概是世界上最微妙的关系,亲情无法选择,亲情也足够复杂,这么简单两个字,却能保罗爱、给予、汲取、奉献、牺牲、控制、打压、暴力、相濡以沫、扶持、背叛、貌合神离等等所有的关系。

    有些亲人会给予你最深的伤害,但有些亲人却是支撑着我们在这个世界上继续艰难活下去的星火。

    虞飞远伤害了舒宁,但小小的虞诗音却在想着给自己的妈妈保护,即便以最阴暗的方式。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