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顶点小说 -> 其他类型 -> 神医宠妃

第444章4 互相残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韩青歌抬起头来看她,突然感觉她有点小可爱,不像是这个年纪该有的样子,顿时也低下头来浅笑了一声:“放心,病人的隐私我这个做大夫的肯定不会说出去的。”

    随即,韩青歌摸上了她的脉象,可是却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比自己上次来的时候好多了,脸色也不再像之前那样的苍白,明显就是有好转的迹象。

    这一切都没什么问题,那曲星云说的那番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做给自己一份大礼,他们之间也没什么关联,又没什么仇恨,唯一能联想到的人就是喻若了。

    可如今一看,喻若什么问题都没有,韩青歌的心里顿时有些慌乱。

    喻若看着她沉着眉头的样子,试探的问道:“怎么了,是很不好吗?”

    “姨母可是按照我的方子去吃的?”

    “当然,而且都是经过太医院亲手熬的,不会有什么差错,是有问题吗?”喻若对自己的身体很是不自信,毕竟她已经病了这么多年,这突然间遇上了韩青歌,已经够庆幸的了,虽然她这几日也明显的感觉到神清气爽,但看到韩青歌的表情却仍旧有些担心。

    韩青歌这才发觉到自己的神情过于沉重了:“姨母放心,目前看没什么问题,只是我在想别的事情而已,不要担心,只要继续按照我的方子吃,再过一段时间就能痊愈了。”

    “知道了,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看你的样子我以为是又出了什么问题呢!不过看你好像心事重重的样子,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我听说最近你们宅子里去了刺客,凶手抓到没有?”

    喻若对朝堂上的事情从来都是不关心,如今也只是因为韩青歌才打听了一些。

    “还没有,不过皇上已经让太子帮忙了,相信不多时就会抓到了吧!”韩青歌只能这么安慰她,毕竟这些都不是她这个病人该操心的事情,她只需要稳坐后宫,受人保护就好了。

    有的时候韩青歌还很羡慕喻若,能遇到秦赢这么深情的人,打破了最是无情帝王家的魔咒,也让韩青歌看到了王侯将相中那感人的爱情故事。

    看了半天也没看到有什么奇怪的地方,看来曲星云针对的人不是喻若,这她就放心了。

    可若不是喻若,还会有谁?

    虽然喻若是安全了,但这就意味着其他的人入了曲星云的魔爪,而那个人是谁,他们都不知道。

    “我看你心不在焉的样子,要是有事的话你就先回去吧,不用在这陪着我。”

    喻若知道她心里有事,但她不说自然也就不多问,因为自己就算是问了也帮不上什么忙。

    韩青歌的确是要回去把这件事情告诉南宫辰,所以也就不再这里久留。

    只不过临走前却求了件事情:“姨母,那个小侍从如果回来的话,能不能告诉我?”

    “他走的时候可没说什么时候回来,不过我估计是不会回来了,你放心吧,要是看到他,我会告诉你的。”喻若虽然不知她对那个侍从有什么疑问,但却爽朗的答应她了。

    背着药箱走出来,银星看着她有些深沉的样子,问道:“怎么样?可查出什么?”

    韩青歌摇了摇头:“皇后娘娘身体没有任何异样,看来不是她。”

    银星看着她正低头沉思什么,也就不再打扰她,安安静静的驾着马车回到了宅子。

    此事的来龙去脉,韩青歌全都告知了南宫辰,两个人正坐在一起思考着,因为他们都知道像曲星云那样的人是不会恶作剧的,他既然说出口那就肯定是有人受了他的毒害,而这个人肯定是韩青歌身边的人,不然他不会说送她大礼。

    韩青歌本来还算是平静的生活因为曲星云这一番话突然之间变得忙碌了起来,她必须要找到那个人是谁。

    就这么坐着想也想不出个什么所以然,南宫辰决定把这秦骆叫来,毕竟他是最了解曲星云的人,只有了解了敌人的作风,他们才能准确的找到敌人埋下的地雷。

    而秦骆依旧沉浸在他们见到了曲星云这件事情里震惊的无法自拔,不过韩青歌和南宫辰却也能理解,毕竟是同门师兄弟,如今要互相残杀,多少有些残忍。

    不过在来之前,秦骆可是去翻看了所有的卷宗,还拿来了几卷,里面有记录曾经曲家为齐国江山做的贡献。

    “这是给你们带来的,关于曲星云的家世,不过这一卷里,我问过了,以前是有详细记载了曲家从兴旺到灭亡的过程,还有十年前那件事情的详细经过,可是后来却丢失了,应该是被谁给拿走了,那个时候藏书阁还没完善,所以有些东西也没保存好,当时也没计较,就只剩下这些了,凑活看吧!”

    曲星云家族的兴衰被齐国编成了册子,韩青歌不免有些感慨,这世道已经变了。

    南宫辰坐在一旁倒是认真的看了起来,韩青歌也凑过去和他一起看。

    这里记载曲氏一族世代医师,不过到他爷爷那里就开始制做毒药,但却并没有危害到任何人的性命,最常用的手法就是以毒攻毒,深受当时的皇帝喜爱。

    这种手法便传了下去,到曲星云父亲那里时,却发生了大变故。

    卷宗里的记载只到这里,至于曲家究竟是发生了什么样的变故,里面却没有文字记载,甚至连提都没提。

    看着看着,韩青歌突然发现了奇怪的地方,从南宫辰的手里提起,放在桌案上,展开了卷轴。

    南宫辰抬起头看她:“发现了什么?”

    韩青歌用手大力的按压卷轴中心的部位,很快那里有一条缝隙若隐若现:“你看,这里好像是被人裁剪后重新拼接的,这句话后面应该就是要说十年前的事情,但是被人给剪掉了。”

    秦骆听到后也立即凑了过来,看着韩青歌手指点的地方,如果不仔细看确实是看不出,而且她这么一说,这里的文字确实是有些奇怪,前后的笔迹有些出入,不过非常的细微,看来是被人临摹的字体。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