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顶点小说 -> 其他类型 -> 春莺来信

第 26 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这家修车厂老板叫郑骁, 林宋羡早两年刚玩车的时候认识的他。

    那会他深更半夜开车出去出了点小事故,一辆顶级的超跑被撞得不堪入目,林宋羡随便在地图上找了个修理厂, 跟着导航过来。

    男人当时就抽了根烟, 穿着白背心和牛仔裤,把车子检查一遍后拍着前盖, 低头睨他。

    “小孩,跑车不是这么用的。”

    那会的林宋羡是他状态最差的时候,同他相依为命的老人过世不久, 他一个人搬到了那栋大别墅, 房子大得吓人,永远只听到自己的回声。

    他整夜整夜的睡不着,尝试了各种方法,最后看到车库整整齐齐摆放的车子,脑子一根弦动了。

    后来据郑骁回忆, 当年看到林宋羡时其实有被惊到。

    十几岁的男生站在他面前,沉着脸,整个人没有任何表情,眼睛更是黑漆漆的吓人,浑身都透着一股冷漠的厌世感, 仿佛下一秒就会去死。

    这大概也是当时他鬼使神差,对他说出那句话的原因。

    “哥哥教你怎么真正的玩车。”

    林宋羡赛车差不多是跟郑骁学的,一开始他只是让他坐在副驾驶, 油门踩到顶, 从山脚一路飙升上去, 陡峭的盘山公路,另一边就是悬崖。

    风迎面猛烈地灌入, 耳边是发动机在作响。

    胸口跳动前所未有过的剧烈。

    当体内荷尔蒙达到极点的时候,大脑被激活,存在感尤为强烈。

    生存的另一边就是死亡,无论哪一种,都叫此刻站在深渊中的他,无法自拔。

    林宋羡是被郑骁带进这个圈子的,他原本只是临时起意,带他感受一番。

    但当有天林宋羡真的开着车从山顶俯冲停在终点线上时,郑骁摔开门下来,蹲在地上点了根烟,狠狠骂了句脏话。

    “操。”

    “感觉自己在摧残祖国的花朵。”

    林宋羡表情淡淡倚靠在那,把手里车钥匙抛回给他,扯了扯嘴角,只说了一句话。

    “你这是在普度众生。”

    普度个鬼。

    后来无数次看到男生飙车时比他还疯狂的样子,郑骁都只想求他惜命,不然自己这是变相的犯了杀孽。

    赛车的地点在城外一座山上,公路陡峭,周围是废弃空地,临近傍晚天黑下来,更是只剩连绵山影,跑车发动的引擎声彻响天际。

    这边平时来玩的人不多,大家圈子分了几批,也很难撞上,就算不小心碰到了,彼此都有熟人,互相打个招呼还可以一起比两圈。

    林宋羡是里面出了名的人狠话不多,赛车考验的是心态,谁更稳谁的赢面更大,有些人在高强度刺激下会绷不住,就容易出现纰漏。

    但林宋羡不一样,他很冷静,开车时握着方向盘的模样,用当初被他打败的那个第一赛车手的原话就是:又冷又疯。

    车身如同不要命般疯狂飞速前冲,眼睛里却黑白分明,冷静得没有一丝情绪,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还有那张无比淡漠的脸。

    七八辆车子在夜色降临前疾驰而来,稳稳停靠在空地上,方祁扬打开车门下车,看向仍在驾驶座的林宋羡。

    “羡哥,宋妹妹说她什么时候来?”

    “不知道。”他低眸烦闷地滑着手机页面,看到半个小时前发给宋莺的地址,她回了一个好字。

    林宋羡在心里估算了下距离,如果从她家到这边大概要将近五十分钟,那时他应该早已在山顶,说不定回到起始点时还刚好可以赶上她过来,一切早已结束。

    想到这,林宋羡神情稍缓,微微松了口气。

    “阿羡,今晚比划比划?”远处一辆改装过的宝蓝色跑车上下来一个男人,面容英俊痞气,手上戴着一串佛珠,在小臂显眼处刻着一个纹身,是串希腊语,及时行乐。

    “好啊。”林宋羡手搭在车窗上,心不在焉说。

    “上次阿乐输给你之后,好久都没碰过车子,我们两个喝酒时他还和我说,一把年纪输给了一个毛头小子,丢人。”

    男人明显和他是熟识,趴在车边就聊了起来,手里转动着腕上佛珠,脸上洒脱无所谓。

    “做人嘛,重要的是开心,输赢这种东西看淡就好,你说是不是?”

    “天逸哥,那你输了可别再踹车啊,上次那辆兰博基尼才买没两天吧。”方祁扬笑嘻嘻地直接拆台,蒋天逸不满“嗨”了声,看向林宋羡。

    “那个小崽子能和我们阿羡比吗?输给他我是丢面了,输给羡崽是虽败犹荣!”他说着手里还一拍车身,自动配音效,方祁扬笑得不行,捂住肚子。

    “行行行,你是我哥,佩服佩服。”

    场上来了不少人,真正玩车的却不多,像方祁扬这些纯粹就是观战凑热闹,过个瘾。

    赛道清理完毕,一群人整装待发,认真比赛的也就前面几辆,张泽和方祁扬在后头郑骁车上,站得高高的,大半个身体越出车外,朝前头吹了声响亮的口哨。

    “羡哥,永远的神!――”

    郑骁自觉丢人,闭眼捂额,无视身旁这群中二少年,只想把他们直接赶下车。

    放在车上的手机嗡的震动一下,他拿起一看,上面显示的正是林宋羡名字。

    直截了当的一行。

    “叫他们闭嘴。”

    郑骁把手机丢给旁边的人,方祁扬看完顿时安分下来,委屈嘟囔,“羡哥怎么回事啊,快酷到没朋友了。”

    他嘀嘀咕咕,总算是收敛很多,把手机还给郑骁后目光不经意看向窗外,一瞧,视线却定住了。

    “哇塞,我宋莺妹妹到了。”

    赛车场入口处是一条马路,此时黄昏光影微弱,出租车在路边停靠后又很快离开,只剩一个女孩站在那。

    她穿着一条背带短裤和深粉T恤,隔着远远的距离只看到个子小小,肩膀细瘦,唯有那双腿又细又直,白得晃眼。

    方祁扬看到宋莺拿起了手机,似乎拨通了个号码放在耳边,他在心里默念了三声,前面一辆车门被打开,林宋羡身影迅速下来,大步往那边走去。

    “你怎么这么快?”林宋羡在宋莺跟前站定,打量她一眼,低声问。宋莺看向他衣角下的两道机油印子,抿了下唇,才回答。

    “我从市中心过来的,很快吗?”她说着,往他身后看了下。

    “你们这是准备要开始了吗?”

    “嗯。”林宋羡应完,陷入思索,似乎在考虑怎么安排她。这边荒郊野岭,没有可以休息的地方,她一个女孩子不□□全。

    他稍作思考后有了决断。

    “你待会跟着方祁扬他们,我让他们开慢点,应该没什么问题。”

    “那你呢?”宋莺问。

    “我在前面。”他简短道。

    林宋羡把宋莺带到了郑骁车前,见他出去又带了个女孩子过来,车里的人饶有趣味地看着,林宋羡没有太大反应,直接拉开车门对他说。

    “宋莺,我同学,你先帮忙照看一下。”

    “啊,同学啊...”郑骁拉长了语调,意味深长,林宋羡面色不变,只交代。

    “开慢点,安全第一。”

    他三言两语把宋莺安置完,就再次回到了前头,宋莺望着他离去的背影,收回目光时在前视镜里对上一双好奇端详的眼睛。

    她愣了愣,安静同他对视两秒,才出声问,“他去哪里?”

    “你说阿羡啊。”郑骁摆弄了下车档杆,口吻随意。

    “他去赛车,今晚和人家有一场比赛。”

    宋莺顿住,轻轻皱了下眉,“危险吗?”

    “比赛你说呢,不危险还叫赛车吗?”郑骁扭回头,高深莫测地注视着她,压低嗓音。

    “这玩意,就是拿命去拼的。”

    ......

    宋莺拉开车门下去那会,方祁扬准备追上去拦住她,郑骁不轻不重阻挡了下,把门重新关上了。

    “骁哥,你干嘛呢。”方祁扬摸不着头脑,“阿羡和天逸哥比能有什么危险的?”

    比这个还激烈的比赛林宋羡都经历过了,这点小打小闹哪瞧得上眼?

    他思忖着,越想越觉得不能让宋莺去捣乱,万一羡哥发起火来岂不是更糟糕。

    那个臭脾气肯定会吓到妹妹。

    “不行,我得去看看。”他说着又要去开门,郑骁直接上上锁,瞥他一眼,咬字缓慢。

    “你、懂、个、屁。”

    “.........”

    宋莺在前面毫不费力地找到了林宋羡,他在起跑线的最右边,一辆暗黑色的跑车,引擎声轰隆作响,仿佛下一秒就会疾驶出去。

    她飞快冲到车前,拍了拍窗户。

    林宋羡明显诧异,摇下车窗,眉心轻拧。

    “宋莺,你过来干什么?”

    “我不想坐那辆车子。”宋莺咽了咽口水,强迫自己冷静,鼓起勇气说:“我要和你一起。”

    “别闹。”他闻言神色立刻沉了下来,话里带了警告。

    “宋莺,这不是去兜风玩的,你承受不了。”

    “你可以我也可以。”宋莺这次却是前所未有的倔强,根本不顾他的劝阻。女孩站在那脸色有些苍白,眼神却格外坚定,林宋羡心里莫名起了点火,不想再管她。

    “随你。”他抿紧嘴角,解锁了车门,冷冷说。

    黑白格线前一排车辆重新整装待发,终于“嗖”的一下,如同离弦之箭冲刺出去,驶入了茫茫暮色之中。

    环山公路弯曲惊险,两旁除了山壁就是悬崖,狭窄的一条道仿佛看不到终点。

    林宋羡的车速很快,是宋莺从未感受过的速度。车子出发那一刻她整个人被惯性带得往后重重一靠,然后在还没反应过来时,已经冲出起跑线,耳边只剩呼啸的油门声。

    宋莺只往旁边看了一眼,便立刻心惊肉跳地收回视线,死死闭上了眼睛,抓紧车门。

    心脏扑通直跳,仿佛下一秒就要越出胸腔,大脑空白,感知变得模糊,唯有飞速行驶的飙升感在提醒她,一切都没有结束。

    眼前黑暗充斥,未知的恐惧紧紧攫取着她,林宋羡好像又加了速,油门猛地往上提,在一个弯道带来的大漂移之下,宋莺情绪终于达到了临界点,按着恐惧到极点的心脏,崩溃地哭了出来。

    疾驶中的车子猛地放慢了速度,最终在一处角落靠边停下,后面紧跟着的跑车也随之停靠,方祁扬连忙解开安全带下去,正好看到林宋羡从前面驾驶座出来摔上车门。

    他扬声关怀询问:“羡哥,怎么突然不开了?出什么事了吗?”

    空阔无人的柏油公路间,只有辆黑色车子停留在原地,身后重重山峦,男生垂着眼表情烦躁,嘴里控制不住骂了句。

    “操。”

    “她哭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