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顶点小说 -> 其他类型 -> 我妈已经三天没打我了

第17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沈倩跟谈樾都多长时间没联系了,刚刚听夏蓉说上一嘴就够烦的了,这会儿见姚信和又忽然提起,她更是不痛快起来,从地上歪歪扭扭地起身,拉着姚信和袖子,勾着脖子问到:“你怎么知道啊,难不成他托梦告诉你的?我可是连他联系方式都没有了,这事儿赖不着我。”说完,大大方方地昂起脖子,露出一副大义灭亲的样子。

    姚信和把手放回背后没有回答,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留下一句“先下去吃饭”,转身就往楼下走。

    沈倩倒是还能贫,但她没想在这时候触姚信和的霉头,亦步亦趋地跟在后头,等进了食厅,抬头一看,才知道这事儿的根源,原来是谈樾他妈廖玲玲过来了。

    廖玲玲当年为了爱情自甘堕落,做了谈樾他爹十几年情妇,年轻时跟姚瑞兰是同一所大学同一个寝室的闺蜜,两人一个版画系,一个油画系,大学毕业之后,一个远嫁海外,一个留在国内深造,如今这个年纪再次见面,难免热泪盈眶。

    廖玲玲早些年其实不大瞧得上沈倩,觉得她长相一般,性格又鲁莽,配不上自个儿风光霁月的儿子,可等谈樾跟沈倩真分了手,秦小裴成了他儿子的女朋友,她立马又察觉出沈倩的各种好来,如今过来探访老友,得知她家刚进门的长孙媳妇竟然是沈倩,一时感叹,越发露出些遗憾的表情。

    好在老太太年轻时也曾风流过,对于这样的事情向来不甚在意。

    可沈倩不高兴,一场家宴,因为廖玲玲和陆曼的存在,她吃得极其不顺心,晚上回去一路上兴致都不怎么高,姚信和本就是寡言的人,径自看平板,也不说话,直到把沈倩送到家门口,下车的时候,他才告诉了她一句:“明天我会出差,四天之后回来。这几天,要是搬家,告诉琳达,她会安排。”

    沈倩吸了吸鼻子,抬头瞧着眼前的男人,见他脸还是那一张脸,可莫名的,气质里就带了些格外的冷淡,于是,低着脑袋“嗯”了一声,也不走,就站在楼下吹冷风,等旁边遛弯儿的大妈都走过去两茬,她才小心翼翼地抓住姚信和的手掌,食指在他手心里挠了一挠,小声问到:“你今天是不是听廖阿姨说什么了啊?”

    姚信和倒是不怕冷,可他看着沈倩那张白软不禁冻的小脸,有些替她冷,“没有,上去吧。”

    沈倩哪里受得了这样的态度,右脚往下一跺,张嘴就喊:“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告诉你,我跟谈樾那都是过去式了,谁没点儿瞎了眼的过去啊,我一没跟他睡过,二没跟他看星星看月亮,连牵手都是三天一小回五天一大回,严格遵守中学生守则!谁像你那个陆曼啊,在我面前一股莫名其妙的优越感,现在还成天为了你往姚家跑!”

    姚信和这下也皱起眉头来,“陆曼跟我不是那个关系。”

    沈倩不信,“我呸!不是那个关系?不是那个关系你对人家那么好,不是那个关系你连人家女儿也屁颠屁颠收养过来,姚信和,你别把我当傻子,我沈倩是没心眼,但一点不笨!”

    姚信和推了推脸上的镜框,低声回答: “我收养姚小糖,是因为她亲生父亲金大山以前救过我的命,这件事姚家人都知道。你的确不笨,你只是不怎么聪明。”

    他这样一说,沈倩嘴里的台词立马卡壳了,原本熊熊燃烧的一腔怒火眼看着就蔫吧了下去,风雨飘摇里渐渐变成了一点零星的小火苗。

    可她到底也是行凶多年的老一代女流氓了,即便小脸冻得通红,气势摆得依然很足,冷哼一声,踮起脚尖,上去就对着姚信和的脸使劲咬了一口,口水湿哒哒的,留下一句“反正我没错”,说完就迈着顺拐一溜烟跑了。

    陈大泉原本在车里看得一脸乐呵,这会儿见姚信和回过头来,立马正襟危坐,不敢再偷瞄。

    姚夫人能在姚先生的脸上练牙口,他这小虾米却是不敢在老虎头上拔毛的。

    要不说这妇女同志力量无穷尽呢,大腿一撇能生小的,小腿一蹦还能收拾大的,甭管平时多可怕的男同志,只要身处社会主义伟大婚姻,往那一站,都是纸老虎,战斗力不堪一击。

    第二天,陈大泉带着对沈倩滔滔不绝的敬仰,跟姚信和坐着早班的飞机去了美国,两人原本说好四天就回,没想临时出事,到第六天婚礼前夕才将将赶来。

    好在姚家和沈家的老太太极其靠谱。

    新娘新郎即便万事不管,只要老老实实出个人,往那儿一站,婚礼照样能成。

    沈倩对此感受十分深刻。

    婚礼当天,她还能睡到日上三竿,直到她妈顾兰青下飞机杀过来,她才睡眼朦胧地起了床,被人拉着一阵打扮,又是美容又是纤体,连胳膊大腿上的细毛都被全部消灭了一遍,皮肤吹弹可破,跟个十几岁的小丫头似的,手指往上面一点,还能反复回弹。

    她爹沈和平来的时候像是也打扮了一番。

    沈参谋长是请假过来的,带着儿子沈行检,一身军装,头发梳得仔仔细细,眉目疏朗,气势惊人,因为常年待在部队,果敢自律,身材也没像其他四十几岁男人一样发福变胖,肩宽腿长,往那一站,堪称极品。

    他一早对这门婚事不大满意,可到底没能拗过自己的媳妇儿,闺女也不争气,偷偷跟人扯了证,他一个常年在家没点地位的三等公民,得知消息,只能围着操场跑了十来圈,最后抽着老烟闷头认下,如今虽然过来参加婚礼,可脸色依然铁青,显然是准备将自己严肃岳父的路线进行到底了。

    沈家今天来的亲戚不少,姚家这边来的家属也挺多。

    英国本家的都来了好几个,其中一个姑娘,是姚信和舅祖父的小孙女儿,二十出头的年纪,站在那里看见沈和平,一下子就挪不动步了,眼睛发愣,口水直往下咽。

    沈和平目不斜视,跟座雕像似的坐得板板正正,等女儿女婿切完蛋糕返回后台,他直接把沈行检也往餐桌旁一放,跟不是亲生的似的,起身去找顾兰青,找着了,就抓着她的手不肯放,一脸严肃地告诉她:“今儿是圆圆婚礼,你要闹脾气,丢的可是闺女的脸面。”

    顾兰青多年跟他斗法,一向败在此人的不要脸之下,今天这日子她也的确不想闹腾,于是往那一坐,干脆由他去。

    沈和平这下可高兴坏了,望着手里顾兰青细长白嫩的手指,啧啧称奇,“你看看,你看看,这艺术家的手就是不一样”,说完,一个没忍住,拿起来放在嘴边使劲亲了一口。

    顾兰青脸上一红,连忙左右看了一眼,见没人发现,立马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只觉这男人真是越老越恶心,见姚信和的妈白迎蕊过来,立马使劲把手甩开,高高兴兴地迎了上去。

    白迎蕊好几年没回中国了。

    她当年在医院里跟顾兰青遇见,两人病房挨着边,因为都是中国人,又是搞艺术的,被婚姻伤害,难免惺惺相惜。

    如今,两人的孩子成为夫妻,她即便天生性情冷淡,再见好友,也难免脸上带着少有的笑容。

    相比这两个当妈的,沈倩可是要辛苦多了,一大早被拉起来,觉没睡全乎不说,到现在都还没吃上一口热饭,刚才众目睽睽之下切了那么老大一个蛋糕,能进自己嘴里的居然只有一小块,还是没草莓的那一块,脸上带着得体优雅的笑容,心里却别提有多委屈,肚子里时不时发出“咕噜”的声音,把旁边的姚信和弄得一个劲地抿嘴,也不知这人是在憋笑还是在不高兴。

    等婚礼顺利办完,两家老太太终于难得坐在一起松了一口气,两人垂泪恭贺,深感对方的不容易,只可惜,她们松的这一口气还没到嘴边,后台管事的人又来了,说是出事了,而且是出大事了——因为新娘沈倩和新娘她妈顾兰青被弄到局子里,两母女上铁窗里头唱喜相逢去了!

    沈倩原本脾气还挺横,进了局子一脸淡定,坐在小板凳上,要了一碗方便面,看见她妈进来,立马有些不敢相信地问:“呀,顾老师您怎么也来了。”

    顾兰青一见女儿,也有些诧异,哼哼两声道:“还不是你爸,个老男人这把年纪了,成天招蜂引蝶,那姑娘跟你一样大,居然敢说我老,关键是,还敢污蔑我的胸是假的!这我能忍么?”

    沈倩握拳:“那必须不能忍!”

    顾兰青点点头:“所以我就把她打了。”

    然后又问:“你呢闺女,你个新娘子把谁打了?哎呀我跟你说,你这样可不好,就不能忍一忍吗,婚礼当天打架不吉利的,关键你等会儿还得洞房呢,这事儿可不能耽误,你男人都要三十了,那事儿能来一次少一次,现在还能趁着新婚热乎热乎,等再过一阵,他年纪上来力不从心,那基本上就是重在参与了呀,哎,你说你可真愁人。”

    沈倩“嗨”了一声,神情沉痛地回她:“这能怪我么。还不是谈樾那厮,在后台找着我,开口就说他后悔了,上来抱着我不肯撒手,硬要我打他一顿才肯走。”

    顾兰青不信:“他干嘛让你打他一顿?”

    沈倩满脸不耐烦,“这我上哪儿知道去,他就说自己明天要走了,临走前想要我给他重温一遍青春最深刻的回忆,我和他能有什么深刻的回忆,还不就是上次把他打进医院呗,都上法制报了,哎,反正我是第一次遇着这样的请求,当时差一点都没下得去手。”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