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顶点小说 -> 其他类型 -> 欢迎来到逃生游戏

小兔子和家家酒0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小年轻伤的挺厉害的,见怪物已经走了,他的队友稍微犹豫了一下,还是过来了,毕竟这只是前期的副本,大部分的玩家最多经历了三四个副本,心中良知尚存,虽然不敢直面boss,但事后救人还是敢的。

    他们上前来扶住了年轻男人,其中一个小姐姐迅速的打开了自己随身的背包:“我这里有药!”

    她是护士出身,会很专业的包扎手法,但是看到年轻男人的伤口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皱了眉,小声的道:“得赶紧……赶紧去医院里就医才行!”

    但他们记得这个副本是个存活副本,这种副本都是有时间限制的,比如说活到七天左右,就可以离开。

    “其实只要副本结束就行了。”年纪最大的男人脸上还有点络腮胡,他是这群人当中经历副本最多的一个,已经过了四个副本了,这是他的第五个副本,所以他知道的也比大家都多:“只要离开副本,身上的伤势就会消失,前提是你还剩一口气,而且据说只要内脏缺失了,只要还剩一点点在体内,脱离副本之后,缺失的内脏也会重新长出来,断肢也是一样的,哪怕只剩下一点皮肉连着,也是可以长好的。”

    所以只要年轻人的胳膊没有断掉,离开这个副本之后就能恢复正常。

    但在场的人都没有说话,因为他们很清楚,年轻人受了如此严重的伤,想要活到最后一天本来就十分艰难,再加上这过程当中可能会出现伤口感染之类的症状,就算不被boss追杀,活着离开副本的可能性都很低,何况boss肯定会想办法杀掉他的。

    所以他的队友们都沉默了,算是提前为自己的队友哀悼,毕竟物伤其类人同此心,谁能保证自己之后不会落得同样的下场呢?

    “先把人抬回房间里吧。”络腮胡沉默了一下,终究是没有放弃自己的队友,毕竟年轻人看起来还是有一定机会活下来的。

    另外一边,楚寄君已经追上去了,她手里还提着本来应该属于那个小女孩是斧头呢,显然是准备让她感受一下自己的斧头有多锋利。

    小女孩是真的要哭了,她已经做了很久很久的boss了,从来没有遇到过楚寄君这样的玩家。

    于是一边跑路一边在嘴里念叨:“不应该是这样的,不应该是这样的……”

    “这只是低端局啊!不应该是我大杀四方吗?为什么……为什么……这种玩家就不应该出现在我这种等级的副本里!”

    “你在说什么?”楚寄君咳嗽了两声,提着斧头追了上来,小女孩一扭头就看到了离她很近的楚寄君,眼神说不出的怨毒。

    仔细看的话其中似乎还有一点嫉妒。

    “我在说你为什么还没有死!”

    “可惜现在要死的人可能是你。”楚寄君对着她微微一笑:“你还有什么遗言吗?再不说就来不及了,算了,我也不想听。”

    两个人一个跑一个追,很快就跑到了后花园那里,小女孩一头扎了进去,楚寄君轻笑了一声,居然没有犹豫,跟着进了后花园。

    后花园的入口是一个拱门,上面还攀附的藤蔓,开着白色的小花,看起来挺漂亮的。

    小女孩一钻进去,身影就瞬间消失了,楚寄君提着斧头慢悠悠的往里走,另外一只手摸出了那个小本子,打开来看。

    小本子前面的几页已经完全粘连在一起了,她尝试着想要撕开,却差点撕破了纸张,就暂时放弃了,一直翻到了没有粘连在一起的位置,然后看到上面写着好像日记一样的话语。

    上面是日期,天气,下面写着一句话:那个女人看起来真的太讨厌了,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么讨厌过一个人了,我很想要她死,可惜,她没有触发任何的陷阱,于是我决定先来一个开胃小菜。

    那个胖子该死了,他过于贪婪,那么就要死于自己的贪婪,活活撑死这个死法,他大概是会喜欢的吧?

    楚寄君看到了日期,是胖子死前一天的日记,也就是说,在前一天,胖子的死法就被定下了。

    这种死法还挺可怕的,这本笔记看起来就像是阎王的生死簿一样,阎王让你三更死,谁敢留你到五更?

    难怪之前那个小女孩暂时的放过年轻人也要回头来抢这个本子。

    楚寄君又把本子重新塞了回去,继续提着斧头往前走,这里看起来就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后花园,就是稍微荒凉了一些,花坛里甚至能够看到一些丛生的杂草。

    但不管是花还是草,又或者是树木,生长的都很繁茂,显然就算无人打理,也营养充足。

    花园里的路,全都做的好像走廊一样,头顶上就是交缠在一起的藤蔓,颜色各异的花色彩艳丽,开的野蛮。

    因为这些花花草草都没人管的缘故,已经长得到处都是了,楚寄君用斧头劈开一些拦路的藤蔓,又往前走了一段。

    她当时在三楼看过整个后花园的结构,所以隐约也可以判断自己现在所在的位置是哪里。

    她之前就很想来花园里看一看的,一直没有找到机会就暂时放弃了,如今既然有了机会,自然要好好的把整个花园看一遍。

    她走着走着就走到了花园的正中央,花园的正中央伫立着一个早就已经干涸的喷泉,喷泉中间的雕塑都是兔子的形状,这个古堡的主人是真的很喜欢兔子。

    干涸的喷泉里面全部都是枯枝落叶,显然已经干了不止一天两天了,喷泉周围的花草格外的茂盛,一朵一朵红色的花仿佛玫瑰一样,但花瓣和普通的玫瑰相比,多了许多皱褶。

    颜色很漂亮,但莫名其妙的让人感觉不舒服。

    “大兔子病了二兔子瞧,三兔子买药四兔子熬,五兔子死了六兔子抬,七兔子挖坑八兔子埋,九兔子坐在地上哭起来,十兔子问它为什么哭?九兔子说:五兔子一去不回来。”

    童谣的声音又尖又锐,明明是孩子的声音,却听不出半分的天真可爱,童谣响起来的一瞬间,楚寄君转过头,然后就看到了穿着红裙子,抱着一个破旧的兔子玩偶的女孩,站在她身后不远处。

    小女孩笑嘻嘻的:“你就待在这里吧,你是很厉害啊,可是那又怎么样?”

    楚寄君迅速上前两步,紧接着女孩的身影就像是泡影一样,渐渐消散,她的身影消散的时候,那首童谣又响了起来,这一次楚寄君听清楚了,是从另外一个方向响起来的。

    楚寄君转过身去,能够隐约的感觉到,声音传来的方向位于喷泉后面,她大抵知道自己中了计,于是干脆顺着声音响起的方向过去了。

    她走过喷泉的一瞬间,像冲破了什么幻境,周围的空间荡起好像水波一样的纹路,等那一步迈过去,深沉的黑夜突然变成了黄昏,旁边有水花溅在楚寄君身上,楚寄君摸了摸肩膀,没有湿。

    她抬起头,旁边早就已经干涸的喷泉,居然又喷涌了起来。

    楚寄君把斧头扛在肩膀上,主要是提着有点累,顺着童谣的声音走了过去,走出去一小段之后,远远的就看见一个矮矮的身影拖着一个麻袋往这走。

    一边走一边哼着那首童谣。

    “大兔子死了二兔子埋……不对,大兔子病了二兔子瞧~”

    那个矮矮的身影看起来也就七八岁的年纪,拖着的麻袋却长长的,看起来十分的沉重,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拖动的。

    拖着麻袋的小女孩逐渐走近,楚寄君也看清了她的长相,分明就是之前那个引诱楚寄君来到后花园的那个女孩。

    她一只手拖着麻袋,另一只手抱着一只兔子玩偶,那只兔子玩偶看起来已经很旧了,尾巴好像是掉了又缝上去的,肚子上还打着补丁,白色的毛上面沾染满了红色的痕迹,让整只兔子玩偶看起来脏兮兮的,还有点怪异。

    女孩子拖着麻袋到了温泉底下,把麻袋往地上一丢,然后就从草丛里拿出了一个好像玩具一样的铁锹,开始在地上挖坑。

    楚寄君伸手戳戳她,然后手指就从她的身上穿过去了。

    这是类似于幻觉的存在,就好像现在人们常看的什么d电影一样,是已经发生过的事情,她只能看着无法干预。

    于是楚寄君往后退了两步,果然越过喷泉之后,她又回到了喷泉已经干涸的那个空间,楚寄君干脆的原路返回,然而,无论楚寄君怎么走,往哪个方向走,甚至直接越过花圃,横穿花园,也无法离开。

    踩平花坛往前走,走出去一段之后又会看到那个已经干涸的喷泉。

    她困在了这个花园里。

    楚寄君琢磨了一下,干脆走到了喷泉还在喷涌的那边,至少那边还有电影可以看。

    她走过去的时候,女孩已经挖好了坑,打开了麻袋,从里面倒出了一堆七零八碎的尸体碎块。

    碎得就像是经历摊主处理过的排骨,唯有最上面放着一颗完整的脑袋。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