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顶点小说 -> 其他类型 -> 与你岁岁年年

第 16 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八月末,绵长的盛夏依旧燥热难耐。

    暑假里最后几天,晏棠止思来想去,考虑良久,终于找芍樱要来名片,决定主动联系严铮。

    电话拨通之后,他却沉默着不知道怎么开口。

    此前,晏棠止万万没想到,那么想要摆脱过去的自己,会亲手捡起跟过去的联系。

    严铮接到电话,听见那边一片沉默,半晌没有人说话。

    他预感到什么,没有挂断,反而小心翼翼问,“小止,是你吗?”

    “嗯。”晏棠止努力让自己声音听起来冷静些,“是我,严叔叔。”

    严铮的声音哽在嗓子里,内心百感交集,有无数话想对晏棠止说。

    但隔着电话,那些话一时半会没办法说出口。

    严铮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深深呼吸两次。

    晏棠止打来电话,其实在严铮意料之中。他早就料到,那孩子聪敏通透,肯定会跟自己联系。

    此前,严铮偷偷关注晏棠止好久。对于他的情况,不能说了如指掌,也算大概了解。

    当他把名片留给芍樱时,便怀揣着这种企图,希望对方愿意跟自己联络。

    ——因为严铮清楚,如果自己贸贸然出现在晏棠止面前,少年肯定不搭理自己。因此,才选择迂回的方式。

    “小止…”严铮声音近乎叹息,低声请求道,“咱们见一面吧?我有好多话想告诉你。”

    那边晏棠止沉默半分钟,轻轻应了声,“好。”

    见面地点是严铮决定的,选在一个环境清雅的小茶馆。茶馆内有单间包厢,隐蔽性很好,适合谈话。

    晏棠止准时来到茶馆外,隔着老远,便闻到一股茶香,丝丝缕缕勾人怀念。

    从前,晏棠止父亲在世时,最喜欢喝茶。每每得到好茶叶,都要分给晏棠止尝尝。

    那时候,晏棠止还没有到品茶的年纪,总觉得茶水又苦又涩,每次喝一点的都会皱眉,“好难喝。”

    父亲纵容又宠溺的揉揉他头发,笑着说,“茶可是好东西,等你长大就知道了。”

    可惜,没等晏棠止长大呢,身边的茶香永远不在了。

    他闭了闭眼,将意识从回忆中抽离,迈开长腿走进小茶馆。

    茶馆里面同样风雅,桌椅和柜台全都是竹子,连包厢也用小竹门隔开,上面挂着干竹叶做帘子。空气中弥漫着茶香,淡雅清宁,经久不散。

    晏棠止撩开帘子,严铮早已经等在里面了。

    相隔八年,晏棠止再次见到这个人,发现他其实没有太大变化。

    依旧像自己记忆中那样,成熟,沉稳,严谨。仿佛下一刻,他就会拿着资料走进书房,跟父亲商讨工作。

    偶尔还会抽空哄自己,“小止乖,去外面玩。等叔叔和爸爸谈完正事,再带你出去买零食。”

    每每这时,父亲总会宠溺的笑笑,“老严,你别惯着他。”

    “有什么关系?孩子年纪小,是应该宠着。”

    晏棠止心知肚明,那段时间永远也回不去了。

    而今时过境迁,坐在严铮对面的人换成了自己。

    可情况并不像父亲期待的那样,渐渐长大的晏棠止,没有好好继承偌大的晏家。

    晏棠止想起芍樱问自己的话。

    ‘晏棠止,你确定,你真的不想夺回属于自己的东西吗?’

    他当然想,扎在心底那么深的执念,怎么可能不想。

    晏棠止确实很珍惜跟芍樱相处的平静温馨,所以安于现状。

    其实在他内心深处,那股火从未熄灭过。

    只是,晏棠止害怕燃烧时会伤害最重要的人,才一直选择忍耐。

    可现在,最重要的人推了自己一把。

    所以他来了。

    “小止,终于又见面了。”严铮起身,深深看了晏棠止一眼。

    当年稚嫩孱弱的小小少年,而今变得成熟许多,个子已经比自己还高,模样也愈发俊秀。

    他往晏棠止身后看了眼,“你姐姐呢?没跟过来吗?”

    “没有,我也不打算让他过来。”晏棠止眯了眯眼,“毕竟,这是我自己的事,我必须独自面对。”

    严铮语气带着欣慰,“嗯,长大了啊。”

    记得以前,晏棠止特别黏大人,无论做什么事都要父母陪着。稍微遭到冷落,动辄哭哭闹闹。

    当时,晏家的亲戚朋友都觉得,小少爷娇里娇气,以后肯定挑不起重担。

    结果天意弄人,现在的晏棠止远比同龄人成熟很多,完美继承了父辈风范。

    “严叔叔,”晏棠止满脸冷淡,直勾勾望着他,“我不是来跟你叙旧的。”

    “巧了,我也不是。”严铮招呼他坐下,倒了一杯茶,笑容逐渐收敛,表情变得格外严肃。

    “小止,接下来我说的话,你都要听清楚了。”

    “根据我暗中调查,当年导致你父母遇难的事故,大概率不是意外——”

    “他们是被谋杀的。”

    芍樱走出房间,整个屋子里空荡荡的,没有听到任何响动。

    桌上的早餐还冒着热气,晏棠止刚刚离开。

    芍樱其实早就醒了,只是一直没有出来。

    房间隔音不太好,她躺在床上,能清清楚楚听到晏棠止换鞋、拿钥匙、走出家门的声音。

    可芍樱只是安安静静躺着,一直到外面没有任何响动,她才翻身坐起来,慢悠悠走出来,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吃早餐。

    早餐全是自己喜欢吃的。几年相处,晏棠止比芍樱自己,更了解她喜欢的口味。

    拿起手机,屏幕停留在跟付软软的对话页面。

    付软软:樱樱!你竟然主动约我!这是奇迹吗?!

    芍樱:正常点。

    芍樱:今天家里只有我一个人,太无聊了

    付软软:弟弟呢?没陪着你一起吗?

    芍樱:他有事

    而且,芍樱有很强烈的预感。

    今晚晏棠止回来之后,两个人的生活,会变得不太一样。

    他们两个大概没有办法像以前那样,心照不宣相依为命。

    芍樱早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天,只是没想到,比自己预想中还要早。

    付软软:哦哦哦,你寂寞了!

    芍樱:算了,我撤回上面的话,再见。

    付软软:别别别!我错了!约约约!去哪都约!

    付软软:所以,咱们要去哪啊?

    芍樱:去学校

    付软软:????

    付软软:樱樱,暑假还没结束呢,回学校做什么?

    芍樱:没什么,只是我突然想画画

    付软软:好吧,我去问问社团钥匙放在哪里了。

    芍樱:不去美术社团,我想去艺术学院那边看看,听说大三可以申请双学位,我先去问问

    付软软:!!!!

    付软软:樱樱?你想通啦?

    付软软高兴的连发了好几个卖萌表情包,嚷嚷着让芍樱快点出来,

    也难怪她激动。

    从大一开始,美术社团和几位艺术学院的老师,都觉得芍樱在画画方面很有天赋,想让她往这条路上发展。

    可芍樱虽然加入了美术社团,每次按时参加活动和讨论会,却似乎没有改变专业方向的想法。

    倒也正常。众所周知,艺术生录取分数,会比其他学生稍微低一些,而且需要足够的专业技能。

    因此,大家选第二专业,几乎不会考虑艺术类专业。

    付软软每每想到这些,都觉得很可惜。

    在她看来,芍樱画画那么好看。拿起画笔时全然投入,非常像艺术家。她的作品很有灵气,蕴藏着无穷潜力。

    而且,付软软能够清晰感觉到,芍樱对于自己的未来,没有清晰的打算。

    过去两年内,她对本专业总是提不起劲,只有考前几天才稍微突击一下。从大二开始,同学们都张罗着报班考证,芍樱却丝毫不为所动。

    从她身上,付软软能看到‘迷茫’两个大字。

    而现在,芍樱竟然迈出了改变的第一步。

    两人约好时间和地点。见面之后,付软软情绪格外高涨,迫不及待问,“樱樱,快告诉我,你怎么突然想通了?”

    “也没怎么。”芍樱叼着棒棒糖,语气随意,“从今往后,我该开始自己的人生了。”

    “欸?你以前不算自己的人生吗?”

    “不太算吧。”芍樱抬头,透过树叶望向天空,“我以前总被被人牵绊住,想要飞,却不能不管扯住自己的线。不过呢……我快要自由了。”

    “樱樱…”付软软望着她的侧脸。

    芍樱笑得很漂亮,明艳又美丽。

    明明好看极了。

    她那么坚强,优秀,无所畏惧。

    可付软软却觉得,即将自由的芍樱,或许更需要所谓的‘线’。

    芍樱认认真真宣布,“以后呢,我可以只为自己而活。”

    付软软下意识问,“为什么?弟弟怎么了?”

    “没什么。”芍樱含蓄的说,“养在鸡窝里的蛋孵出来了。等他长出翅膀,就该变成天鹅…不,变成凤凰。”

    到那时候,晏棠止就跟自己没有关系了。

    此时此刻,芍樱这么想着,且决定从现在开始,慢慢划清楚两个人之间的界限。

    大概这就是养崽的心情吧。

    愿他平安喜乐,愿他前程似锦。

    当离别来临时,心里虽然有1的舍不得,却还是选择放手,让他追逐自己的梦想。

    啊,我真伟大。

    芍樱差点被自己矫情哭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