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顶点小说 -> 其他类型 -> Alpha她生无可恋

Omega他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直到下课的时候,刘宁老师的问题都没有人给出正确答案。

    “我知道你们当中有很大一部分的人,都觉得星际矿物鉴赏课跟生物制药没有什么关系,因为药剂很少使用矿石,就算使用也大部分用的是宝石。”

    “你们是不是都是这样想的?”刘宁老师推了推眼镜,“事实上,两者之间也的确没什么关系,但这并不代表——”

    刘宁老师继续说道,“你们可以忽略我发的资料。”

    在所有人几乎可以具现化为“又来了”的注视下,浓郁的榴莲味以刘宁老师为中心,向外逸散。

    嗅着让自己无比熟悉的榴莲味,刘宁控制着信息素当中属于掌控的部分,转而加强了其中对感官的刺激。

    站在讲台上的刘宁面带微笑,刺激着所有学生对于学习的欲/望。

    属于刘宁老师和蔼可亲而又语重心长的说教,又开始了。

    “世界浩大,总充斥着许多未知的东西,对未知保持好奇与探索,是我们应该做的事情。”全息投影的星空罩住了刘宁老师的身影,就连她语重心长的声音都显得有些飘渺,“你们作为生物制药系的学生,可以不重视星际矿物鉴赏课,但是——”

    “你们不能不重视知识。”

    “更何况,你永远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你曾经忽略的知识,就会在你生命当中的重要时刻发挥作用。”

    “学习,没有止境。”

    伴随着刘宁老师语重心长的说教,露娜在逐渐飘远到吃川味火锅还是吃重庆火锅的思绪当中,突然回想起来——她知道问题的答案了。

    刘宁老师问了三个看起来相似但又指向不同的问题,但无论是象征好运,还是带来好运以及真的带来好运,其实指代的都是同一种宝石。

    ——幸存者偏差。

    这个宝石的名字就叫“幸存者偏差”,说是宝石其实更像是矿石,看起来和路边普通的石头没什么区别,但被超过六千度高温的火烧过以后便会展露真实的模样,外面是不同光线下会折射出不同颜色的坚硬物质,里面则是流动的如星辰一般璀璨液体。

    液体的颜色,取决于拿到“幸存者偏差”的人自身属性。

    传说中,得到“幸存者偏差”的人会拥有好运,但是好运往往伴随着厄运一起到来。

    露娜会知道“幸存者偏差”,不是因为看了刘宁老师给的资料,而是因为她见过“幸存者偏差”的主人,一个总觉得自己是个幸运儿而不断作死最后真的死了的星际海盗。

    那个星际海盗死后,“幸存者偏差”也失去了下落。

    回忆起了关于“幸存者偏差”偏差的资料,露娜开始思考要不要趁还有五分钟才下课打断刘宁老师的说教,回答对方最初提到的问题而换取期末考试直接通过的奖励。

    露娜大致浏览了一遍光脑中的资料,没发现任何跟“幸存者偏差”有关的内容,不免有些迟疑了。

    刘宁老师说的“答案就在我发给你们的资料当中”,说的是答案的线索还是“幸存者偏差”这个答案?

    资料中,唯一让露娜觉得涉及到“幸存者偏差”的地方,就是那句——【奇妙的颜色属于奇妙的人,奇妙的人会带来奇妙的变化】,刘宁老师给的资料,并没有给出确切的能够指向“幸存者偏差”的内容。

    最重要的是……

    刘宁老师,是否真的知道“幸存者偏差”?

    心下思绪浮动,露娜面上却无比平静的看着台上还在说教的刘宁老师,下意识考虑起了吃火锅的时候,要不要点份披萨。

    “安德烈,我们吃火锅的时候……”要不要点份榴莲火棘果披萨,我感觉还不错。

    露娜的话,完全没有说完。

    突然出现的呕吐声,打断了她所有的思绪。

    坐在露娜看得到他而他也看得到露娜视线中的终高卓同学,随着刘宁老师认真而又语重心长的说教,再次感受到了被榴莲支配的恐惧。

    这一次,他没忍住。

    “呕——”

    像是打开了什么奇妙的开关,随着终高卓第一个开始呕吐,其他早就忍不住的学生表情一变,此起彼伏的呕吐声就响了起来。

    一时间,除了浓郁的榴莲味道,还混杂了其他更多奇妙的味道。

    露娜:“……”

    算了,此情此景,此时此刻,她不想讨论吃什么这个问题了。

    安德烈:“娜娜?”

    “没什么。”面无表情的露娜若无其事的表示,“我没什么想问你的问题。”

    突然的呕吐现象,打断了刘宁老师在课堂最后的说教。

    尤其,作为第一军校过来体验上课的学生,终高卓同学出现了最剧烈的呕吐现象。

    终高卓吐到后面的时候,别说维持最初的风度了,就连挂在鼻梁上的单片眼镜都早被他扯落在地,整个人都吐到不能再吐的时候,胃部却还在不自觉的痉挛,连胆汁都吐不出来了。

    情况最严重的终高卓同学,直接被刘宁老师叫来的校医用担架抬走了。

    至于别的一些出现呕吐反应的学生,还站得住的他们在同伴的搀扶下,也跟着校医一起离开了。

    刘宁老师笑得温柔的结束了课堂。

    “学生的水平,真是一届不如一届了……”

    收拾东西离开教室的时候,刘宁老师有些纠结的自语了一番,“要不要多加强一下他们对信息素刺激的应对?”

    与安德烈并肩而行的露娜脚步一顿。

    ——老师,重点不是信息素刺激,而是榴莲。

    露娜对榴莲的态度是“还行”,但她也知道大部分的人对榴莲的态度都是“我不行”,刘宁老师刻意放出来的信息素还没有她的强,但架不住榴莲的味道太“刺激”了。

    露娜合理怀疑刘宁老师对“榴莲”的认知存在偏差,但刘宁老师因为认知偏差而做出的行为,又好像不会造成很严重的影响?

    迟疑了一下,露娜终究还是没有多事的去提醒刘宁老师一句。

    露娜这一停顿的时间很短,不过落后与她并肩而行的安德烈半步,她步子迈得稍微大一点就追上了,快得安德烈都没察觉露娜在某一瞬间的停顿。

    …

    吃过晚饭,露娜和安德烈回到宿舍。

    原本被他们搞得狼藉的宿舍,早在他们离开以后就被宿舍机器人收拾好了,连带着露娜当初不知道被安德烈丢到哪里去的光脑,也被宿舍机器人找到并放到了桌上。

    露娜拿起桌上的光脑,随手戴上。

    同时,她拿起了同样放在桌上的头盔。

    “走吧,上星网。”

    露娜回头看过来,朝仿佛没被终高卓的出现影响多少的安德烈歪了下头,“我们组队打几场比赛。”

    她站直身子,将手中的头盔递给了安德烈,同时自己也开始穿戴起传感器。

    暴力和性,是最古老的发泄方式。

    ——比起牺牲自己,露娜更愿意成全别人。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