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顶点小说 -> 其他类型 -> 穿为回城知青女配

01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第14章

    余湘闹的有理有据,却没有死缠着不放非要说是余露跟余建奇告状,她把握在一个微妙的距离,任何人都发作不得。

    就算裴承瀚眼睁睁看着她对余露颐指气使,也没有立场去指责她。

    余露犹豫之后失去为自己辩解的时机,话题已经变了一圈,谈起余湘的专业是学什么的,计算机是新兴事物,对它了解只是小部人,他们虽然不知道这东西是干什么的,但莫名觉得很厉害。

    裴老爷子很有远见,和煦的鼓励:“湘湘,你要好好学习,将来一定能在这个专业占据一席之地。”

    所谓物以稀为贵,国家肯定需要这方面人才,只要余湘学出本事,未来前途不可限量。

    余湘乐滋滋的点头:“我知道,谢谢姥爷。”

    “哈哈哈,姥爷也不能白吃湘湘买的烤鸭,这家牛肉也不错,在哪儿买的?”

    余湘说了地址,裴老爷子认真给记下来。

    在排除余建奇的情况下饭桌上和乐融融,林姥姥一高兴还多吃半碗饭,饭后在房间里来回走步消食。

    休息一段时间,余建奇和林宝芝要回自家,余威余露都跟他们回去,余建奇看看余湘,他明天就得继续去出差,要是不跟闺女和好,怕是接下来很长时间都得记挂着这件事。

    可余湘根本没看他。

    余建奇给林宝芝递个眼色,林宝芝笑眯眯的问:“湘湘,你是回家还是在你姥姥家住?”

    “我在姥姥家住,姥姥,你不会赶我走吧?”

    林姥姥搂着她说:“不会,你愿意住到啥时候就住到啥时候,正好我这儿离你们学校近,等开学后你也能住这,要是住宿舍想吃啥尽管过来,我给你做。”

    “谢谢姥姥~~~”

    林姥姥捏捏她脸颊,“去,厨房里有甜瓜,你不是最爱吃,去洗一个。”

    余湘心知她借故支走自己,顺从的去了,她大概可以猜到林姥姥要说什么,不当着孩子的面说是要给俩大人留面子。

    她既然暂时放过余露,就不会死揪着余建奇不放,余建奇到底是长辈,追根究底确实难看,不如晾着不理他,留有余地下次还能计较,现在么,她就是耍小性子又记仇,日后谁想惹她都得先掂量掂量,也别对她有过高的期待。

    林宝芝和余建奇还等着告辞离开。

    林姥姥走到他们面前,告诫道:“建奇,你别嫌我说话难听,余湘在乡下自己考试都不愿意跟家里说,她之前是真伤心了,你可别把你当兵那一套对付在她身上,要不我都不愿意,有什么话好好说,别急赤白脸的发火。”

    高兴之余,就是这一点最让人深思,去年恢复高考不知道多少考生急慌慌的联系家里买复习资料,余湘全部靠自己,不就是赌气?

    余建奇面红耳赤的点头,不敢反驳也没有反驳的理由。

    林宝芝也愧疚起来,先前她就被余湘那套争气的言论糊弄过去,没有细想,确实是他们对闺女关心不够。

    余湘捧着甜瓜出来,林宝芝和她打声招呼才走:“过两天我再来看你,回头给你带吃的。”

    她悄悄塞到余湘手心里一卷东西,凭触感就知道是钱。

    夫妻俩带着一儿一女回去,刚到家,林宝芝把余建奇拉到卧室里问:“你不会真是因为余湘不去上班专门回来训她的吧?”

    余建奇迟疑片刻,摇头:“不是,我说了回来拿资料,今天就是着急了点。”

    前天,余露单位电话空闲,难得通话,就往他出差的单位打了个电话,余建奇记挂着家里的情况顺便询问,问起余湘到单位报到的情况,听说她还没去报到顿时着急,这才找个机会回来看看。

    不过,要是说出实情,肯定要连累余露,余建奇想着姐妹俩关系本就不和,索性没有道出实情。

    林宝芝嘲笑道:“哼,连个玩笑都没耐心听,你呀,活该!”

    余露坐在客厅心不在焉,等两人出来,欲言又止的要解释,余建奇对她摇摇头,示意别说。

    林宝芝没注意到他们之间的机锋,琢磨着该给即将开学的余湘准备些什么。

    隔日

    余露提着两串紫红葡萄来裴家,还未走到裴家门前就听到林姥姥站在路边和邻居唠嗑。

    “对,我大外孙女考上了燕城大学,啧,这孩子聪明,搁乡下六年也没耽误。”

    “那可不得了,之前你宝芝带她来你家我就觉得那姑娘不一般,哟,那是你们家余露吧?这俩闺女真让人羡慕。”

    林姥姥这才注意到余露来了,笑着谦虚:“现在长大都好了,以前也作难。”

    “不都是这样么。”

    余露走到她们面前和邻居打招呼,邻居也知趣的道别后,进了裴家将水果放下,却没见到余湘。

    “姥姥,我姐呢?”

    “在房间里玩呢吧?”

    余湘躲在房间里听磁带,听到动静就关上,拉开门瞧见余露站在面前,没好气的问:“找我什么事?”

    余露忐忑不安的的说:“姐,我给你买了葡萄,很甜的,你要吃点吗?”

    “待会儿吧。”

    她不咸不淡的。

    余露秀美的眼睛里都是歉意:“姐,真不是我跟爸说的,你别生我气行不行?”

    余湘耸耸肩:“除了你还能是谁?”

    余露见余湘还是那得理不饶人的脾气,原本的踌躇不定忽然消失不见,就算余湘考上大学又能怎么样?她性格和从前并无分别,没脑子爱撒泼罢了。

    她弱弱的喊:“……姐。”

    余湘回应是嘭的一声关上门。

    林姥姥在院子里伺候花草,并不知道房里发生的事情,余露在门前站了站便换成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去给老太太打下手。

    余湘倚在门板上敲敲吊坠:“是不是该发放奖励了?”

    她发作这一场顺带完成系统布置的小任务——和余露闹矛盾,系统长风并未规定闹矛盾的方式种类,余湘有充足的发挥余地。

    系统长风:“好的,你是选择清体露、美白霜、记忆丸还是……黄金呢?”

    “黄金啊……我暂时不缺,先给我一瓶美白霜,夏天经常出门,我需要这个。”

    系统长风松口气:“余湘,你真是个好人。”

    “谢谢夸奖。”

    美白霜装在玉瓶内,外观晶莹剔透,闻着有淡淡香气,余湘先在手背上试涂,然后将美白霜放到雪花膏盒子里。

    系统还没切断通话,长风不解的问:“你为什么不抹在脸上呢?”

    “我得试试会不会过敏啊。”

    “你放心,不会有不适反应,我用的都是珍贵药材,对你有益无害。”

    饶是它信誓旦旦的保证,余湘还是等了一阵确定没有不适才上脸,做好防护走出房门就看到余露正陪林姥姥摘花。

    余露原本笑盈盈陪林姥姥说话,听到她的动静回头很快变为惊惧不安的表情。

    余湘勾唇,可惜现在演艺行业不够发达,没有足够的舞台给这位妹妹。

    “姐……”

    有人比她快一步,姜睿匀推门进来,他手里还拎着一小竹篮,张口说明来意:“林奶奶,这是我爷爷种的豆角,结的太多了吃不完,爷爷让我给你们送点。”

    林姥姥忙道谢:“睿匀,到屋里坐坐。”

    姜睿匀不客气的进来,哥儿俩好的拍拍余湘肩膀:“余湘!我听说你是我师妹,是不是真的?等开学了哥罩着你啊!你也太不够意思了,之前怎么没有告诉我!”

    余湘耸肩,接过竹篮说:“先前还没跟家里说呗。”

    “这样啊,你可真厉害。”

    “你捎带脚把你自己也夸了啊?”

    姜睿匀嘿嘿笑,一点不在乎形象,但在余露跟进客厅之后瞬间收敛,正襟危坐的惹来余湘讶异的目光,他又趁余露不注意,张牙舞爪的威胁她不准笑。

    余露瞥见这情景微微蹙眉,又笑道:“睿匀哥,好几天没见过你了。”

    姜睿匀耳朵一红,解释道:“前几天去我姥儿家,昨天晚上才回来。”

    余湘捧着杯子里的酸梅汤忍笑,暗示性的指指姜睿匀耳朵,姜睿匀后知后觉咳嗽一声,拼命眨眼示意她不要多言。

    余湘闭上嘴巴当个安静的看客,姜睿匀情窦初开意识到了喜欢上余露,蹩脚的掩饰喜欢,但其实处处都暴露行迹,而余露似乎对这一切揣着明白装糊涂,两人尬聊七八句,余露起身去厨房倒茶水。

    姜睿匀稍稍放松,转而问:“余湘,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你猜。”

    “咱们都是校友,你不用戏弄哥吧?”

    余湘两手一摊:“还没开学报到呢,你别套近乎。”

    姜睿匀想想她和余露的关系,这得是日后需要讨好的姨姐,顿时低眉顺眼的讨好:“湘湘,你看咱亲上加亲不是更好么?”

    “诶诶,你这也八字别说一撇了,连墨水都没呢,不用这么着急攀亲戚啊,还有我帮不了你,你要追人就自己上。”

    就是不知道疑似重生的余露还愿不愿意拥有这段失败的初恋。

    姜睿匀撇撇嘴:“枉费我对你这么好,余湘,你太不厚道!”

    余湘堵着耳朵:“没听见,反正我人美心善。”

    “啧,有你这么夸自己的吗?对了,我还有件事找你商量,就是关于你的铜镜……”

    他还记得他们俩之间的约定,提到铜镜时特意放低声音。

    余湘不在意的问:“铜镜怎么了?”

    “我爷爷带出去让人鉴定了,是唐代的古董,镜子背面的文字很有研究意义,有人想跟你把这东西买回来,你愿不愿意卖掉?这次是真的高价。”

    “真的,不像你之前坑我便宜卖?”

    姜睿匀清清嗓子:“当然不是坑你。”

    “出多少钱?”

    “一千块,我做中间人,如果你想涨价,我还能跟他商量。”

    余湘想了想,痛快点头:“行吧,那铜镜对我没用。”

    对她来说有价值的是铜镜里面的黄金,单论研究意义会埋没在她手中。

    姜睿匀一喜,忙道谢:“那我下午把钱给你送过来。”

    “嗯?这么快?不会是你买的吧?”

    姜睿匀指天发誓:“绝对不是我,而且你放心,我们不是二道贩子。”

    “你们?”

    “……我和我朋友。”

    余湘没再追问。

    姜睿匀完成任务很快离开裴家,走前特意和余露道别,余露神色平静,一如从前将他当成哥哥,姜睿匀有点泄气,随后便昂首挺胸去了宁家。

    余露望着姜睿匀的背景有片刻出神。

    谁都不如仙君,她要等待仙君出现。

    余湘恰好看到她那抹充满梦幻追忆的神情,唔,对着姜睿匀不至于吧?

    吊坠忽然再次发热,对话接通,系统长风严肃提示:“余湘,发布短期任务,破坏姜睿匀和余露的恋爱,任务奖励丰厚。”

    余湘:“……”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