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顶点小说 -> 其他类型 -> 小师母

第 16 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周三这天,小乔吃完早饭又给江曜买了一份送过去,中午她在江曜来之前就吃完了饭。在晚饭之前,小乔和江曜的见面时间不超过五分钟。

    晚饭点儿,小乔打完饭找好了位置,正打算看视频,正遇到万陵捧着饭盘走了过来。

    在康园这么火爆的食堂,一周遇上几次熟人也没什么稀奇。

    “学姐,这儿有人吗?”

    “有一个。”小乔并不希望万陵坐在这儿,万陵比她还要能说,和他这么说下去,江曜吃完了,恐怕他俩才吃到一半。

    “学姐,那车好骑吗?”万陵找了小乔对面的位置坐了。

    “比我之前那辆好骑多了。”一分钱一分货,贵也有贵的道理。

    “那送给你了。”

    “你自己留着吧。我已经买了车了,说好明天交货。”

    江曜到的时候,小乔正和万陵正在看视频,怕别人听见,两人还分享了耳机。一看见江曜,小乔马上把万陵的手机倒扣在饭桌上。

    视频是两年前小乔和孟渊的演出录像,视频里小乔穿着一件芒果黄的大褂,脸也比现在稚嫩。节目正是小乔恨不得忘掉的黑历史——《起名字的艺术》,里面孟渊拿江曜开黄色玩笑的那部分一点儿没删,尽管开着静音,小乔还是看得心惊肉跳。当初历史系中秋晚会放出来的时候,为了控制不良影响,维护本系形象,独独剪掉了这一段,没想到今天竟流了出来。好在标题不甚吸引人,只有几百的播放量。

    这么流氓的一段要流传出去,小乔和孟渊恐怕很快就要成为n大之耻。“就你们俩,也配上n大”的评论绝对不会少。

    小乔问万陵怎么找到这视频的,万陵说搜她和孟渊的名字,多加几个关键词就找出来了。

    江曜一落座,小乔特地对他多笑了两下,不知怎么,江曜总觉得这笑有些诡异。

    他最终坐在了小乔的旁边。万陵主动和江曜打招呼,江曜只对他点了下头,连笑都没笑。

    小乔因为心虚,对江曜格外地热情,不仅给他擦了筷子勺子,每隔几分钟就让他多吃点儿,万陵坐在小乔对面,好几次都要看不下去了:学姐这么殷勤,江曜竟然还是吊着一张死人脸,难道笑一下会死?

    吃完饭,小乔和万陵两人一起骑车去了学活,江曜向着他们的反方向走了。

    小乔叮嘱万陵,这段视频自己看看就算了,千万别外传。

    晚上一回去,小乔就给团委的老师发了微信,问当年有这视频源的都有谁。这种段子在小剧场说或许无伤大雅,但在大学说,尤其他俩背后还挂着n大历史系的横幅,要是看得人多了,她和孟渊出名是小,影响系里名誉是大。

    对方老师说会好好问一问,让她不要担心,毕竟只有几百的播放量。

    担心是担心,但不妨碍生活继续。

    第二天早上乔乐乔又四点起来在水房对着镜子练发音。她并不知道祝教授的打算,一心想着在下周一的课上一雪前耻。

    越练越挫败。

    就在她准备去给江曜买早餐的时候,她收到江曜发来的短信,信上江曜问她会不会做饭,他不想吃外面买的早点了。如果她不方便的话,他就只好自己去食堂随便吃点儿。

    她撞了江曜,江曜相当于她的债主,债主有要求,她应该尽量满足人家。何况还有视频的事儿,她老觉得这事儿是一炸弹。

    小乔在短暂地挣扎之后,问挂面煮鸡蛋可以吗。她在江曜的冰箱里看见过挂面和鸡蛋。过了两分钟,江曜回她说行。

    乔家最会做饭的是老乔,光早点老乔就会做十多种,烙糖饼烙火烧炸油条炸油饼卤豆腐脑卤茶叶蛋水煎包水煎饺摊煎饼摊鸡蛋灌饼都不在话下;小乔的奶奶也是个爱吃的,香椿榆钱儿豆瓣菜白花菜刺儿菜蒲公英枣树芽花椒叶就没有不能吃的,万物都能当菜吃。相比之下,乐女士虽然差了些,但家常菜也是会做的。

    乔乐乔受长辈们的熏陶,理论知识还算丰富,但基本没实践过。

    小乔的奶奶是唱河北梆子的,各剧种也有鄙视链,梆子一直低京剧一等,乔奶奶受够了歧视,打小就培养小乔唱京剧,在小乔奶奶眼里,万般皆下品,唯有京剧高。后来小乔唱戏的路走不通,又变成了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乐女士从早到晚监督小乔做题。在乔家两代女人的努力下,小乔在做饭上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

    乔乐乔认为自己饭做得不好吃,江曜至少要负一半的责任。江曜厨房里连小葱老抽香油都没有,她就算有惊天的厨艺也做不出什么好东西来。

    她在清汤挂面里卧了两个荷包蛋,汤很清,鸡蛋很圆,挂面很细,一看就很有食欲。

    她本来打算只做江曜一份的。江曜说吃完还要麻烦她洗碗,总不能他吃她看,那样也太不礼貌,坚决要请她一起吃。

    江曜从不请人来家吃饭,家里只有一只碗。他把小碗让给了小乔,自己用起了另一只敞口大碗,并且把大的那只荷包蛋分给了小乔。吃饭前,江曜又给小乔倒了一杯鲜牛奶,杯子是小乔上次用过的,上面是小黄人。

    小乔并不知道江曜只有这一只待客的杯子,还以为他记得自己上次用了什么杯子,心里多多少少有些感动。

    乔乐乔这顿饭吃得没滋没味的,也不是说多难吃,就是难以下咽,她是以根为单位吃面的,每次只吃一根。她准备一会儿再去买俩生煎吃,最好再有一个小烧饼,滚满了芝麻的。江曜倒对她的饭表现出了极强的包容性,没一会儿就吃了小半碗。某一刻,小乔竟然有点儿同情江曜,这也太没吃过好东西了。

    饭间,江曜问小乔怎么换了一辆自行车。

    小乔说她自行车丢了,她现在骑的是万陵的车,等晚上她和大四学长交易完了二手车,再把车还给万陵。

    “你们很熟?”

    “算是吧。”

    《外文历史名著选读》学得还顺利吗。

    乔乐乔马上想起上次的丢人场面,连耳根都红了。连带着,何溪背后说她的那些话她也想起来了。

    她用一种很轻松的语气问道:“你是不是也觉得我的发音挺可笑的?”

    “你会觉得一个人一嘴京片子,不说普通话可笑吗?没必要追求所谓的标准发音,都一样了也挺没劲的。”

    乔乐乔觉得江曜说得并不确切,她的发音和标准发音的距离,并不是北京话和普通话的差距,至少是上海话和普通话的区别。不过江曜的话还是给了她一些安慰。

    见小乔沉默,江曜又说:“语言就一交流工具,别人能听懂就行。”

    “你真的能听懂我说了什么吗?”小乔在上这门课之前,还是很有自信的,她经常为外国友人指路,告诉他们本校的食堂在哪儿,她能用英文描述出本校十几个食堂的具体位置。

    “那有什么听不懂的。”江曜起身进了厨房,不一会儿从厨房拿了一瓶醋出来,他往自己碗里倒了几滴,又问小乔需要吗。

    小乔摇摇头,她看着自己碗里的面条问江曜:“面条是不是很难吃?”

    “我觉得挺好,就是下回别煮这么软了。”

    不得不说,小乔的实践水平和她的理论水平严重不符,远低于江曜对她的期待。不过也许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没准明天就会好起来。

    “要不我再去给你买点儿别的吧,你想吃什么?”

    “不用,我马上就饱了。”江曜又往面里滴了两滴醋,“你要是学习上有问题的话,可以和我说,我没准儿能帮到你。”

    “你觉得我的发音能在四天之内纠正过来吗?”小乔说完马上补了一句,“我开玩笑的。”

    饭后,江曜坐在沙发上,随便拿了张英文报纸摘出一段比较简单的让小乔读。

    小乔单读音标的时候还可以,但是当那些东西组合在一起以单词出现时,她又回到了原来的老路上。但凡江曜笑一声,小乔都不会读下去了。好在江曜的脸从头到尾都没有表情。小乔读完放下报纸对江曜说:“我先去刷碗了。”

    在乔乐乔读之前,江曜本打算辅导她的,可一听完,他就实在说不出刚才已经准备好的话。江曜本以为小乔经过这两天音标的自学能有所好转,但好像没有任何变化。他并不是个有耐心的人,教学水平也很一般。他大二的时候为改善生活,还考虑过做雅思培训,两个小时的课时费能顶一个月饭钱,但教到第三节课时,他就实在忍不下去了,连之前两个小时的钱都没要。那人的水平要比乔乐乔高得多。

    乔乐乔的发音别说五天,五十天改变也悬。

    小乔刷完碗出来,问江曜中午想吃哪个食堂。

    “你之前的发音已经形成了肌肉记忆,突然改变也没那么容易,不过你要是信得过我的话,我可以帮你调一调,就是不一定能达到你希望的效果。”

    小乔有些不好意思地问:“那方便吗?”马上就要期末考了,江曜的时间也挺宝贵的。

    “我晚上有时间,这个看你。”

    “可我最近晚上都要排练。”这个提议还是很有诱惑力的,照她这么学下去,没有一个水平高的人指导她,下周的课还要重蹈覆辙。不过凡事都有轻重缓急,相声晚会成功举办比专业课上一雪前耻更重要,除了万陵,还有一堆新人等着她去辅导。孟渊太无为而治了,这事儿还得她来。相比历史,相声才更像是她的专业。

    江曜决定再退一步:“早上和中午也行,你哪个时间段有空?”

    小乔马上说:“我都有空。”

    “你学美音还是英音?”没等小乔回,江曜说,“你还是学美音吧。”

    “行,听你的。”

    “你中午之前去药店买几个一次性压舌板,实在买不着的话买几个棒棒糖也行。”

    等到中午,小乔很庆幸自己多跑了几家药店买到了压舌板,要是买的棒棒糖,她得羞死。

    江曜把音标视频投到了投影仪上,他觉得要自己亲自给小乔示范发音,那场面一定很滑稽。

    “你舌头要往后缩,嘴巴收一下。”江曜拿压舌板抵住她舌头的后半部分,“对,抬高一点儿,记住这个位置。你再发一遍这个音。”

    乔乐乔一颗心怦怦直跳,江曜是和她同龄的男孩子,两个人又离得那么近,近得能看到他的喉结。她的脸有点儿发烫,如果她脸红的话,江曜一定能看到,那可不是什么好事儿。小乔的指尖陷在手心里,努力控制加速的心跳。

    江曜自始至终只维持一个表情,他的衬衫扣子只解了一颗,一看就是一个正经人。小乔自然不会怀疑他对自己有什么不良企图。

    小乔前两天学音标的时候,单个音标学得不错,但一到具体单词,她马上把学的音标给忘了。江曜的手劲儿有点儿大,好几次拿压舌扳把她的舌头戳痛了,但她没好意思说,可能正是疼痛,让她有了记忆,她很快就学会了正确发音。

    “嘴向两边伸,舌尖抵住下面的牙齿。”江曜的喉结吞咽了下,“小乔,你的舌尖不要老探来探去的。”

    江曜把压舌扳给小乔:“你先自己练,我去喝口水。”

    小乔想,可能自己太笨了,把江曜耳朵都给气红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