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顶点小说 -> 其他类型 -> 反派的恋爱素养

第 27 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听到手下的回答,无惨诡异地沉默了几秒钟。

    他原本的黑瞳逐渐变成红色,嘴角露出一个极为讽刺的弧度,眼里的情绪让人看不清楚、也看不明白。

    珠世听了也愣住,没想到那个孩子居然一转眼就结婚了。

    其实距离她离开也有半年多的时间,可这半年对于一个鬼来说就像眨眼的一瞬,自己照顾生病的弥生仿佛还像是昨日的事情。

    可她一时间也摸不准鬼王在想什么了。

    他还会想要强行把她带回来吗?

    单膝跪在无惨面前的鬼最开始收到的命令是找到那个女人,并且要一直掌握她的动向。

    可现在来看,或许她一辈子也不会离开同一个地方。

    “无惨大人,现在还需要继续盯着她了吗……?”

    他小心翼翼地问道,抬起眼皮迅速扫了一眼鬼王的脸色,可那个男人现在已经变得面无表情,看不出刚刚的愠怒,眼里根本就没有任何温度。

    “不必了。”

    最后他淡淡地吐出几个字,甩了甩袖子转过身去走到窗边望向外面的景色,此时已至深秋,庭院里的景色破败不堪,光秃秃的树枝上只连接着几片将落未落枯萎的叶子。

    “滚吧。”

    手下迫不及待地离开了,而珠世则是最后探究地望了一眼那个男人的背影,现在即使是她也不知道无惨到底在想什么了。

    事情会有这么简单吗?弥生就这样被放过了?

    但如果有机会的话,她会去偷偷探望弥生的,并非是找上门,只要远远地望着她,看见她过的幸福就好了。

    然后她会老去,最后与丈夫合葬在同一处墓穴里,而自己依旧保持着青春的模样。

    但那对于弥生来说应该是最美满的结局。

    只要自己还活着,就会想尽办法阻止无惨还想要把她带回来的念头。

    可鬼王比她想象中还要平静。

    无惨淡淡地望着窗外,这栋宅邸里着实还留着她生活过的痕迹,只要看到院子里的池塘就能想起来她站在水边认真地望着锦鲤的模样,有时候她甚至能一看就是一个时辰。

    房间的角落里——虽然平时那不是很显眼,但现在变得过于刺眼了,是弥生绣的一些乱七八糟的小玩意,之前她满心欢喜送给自己的。

    着实是没什么看头,手法不正统,有的地方连线头都没去干净,秀出来的花纹图案也歪歪扭扭,当时拿过来之后就想着等她离开之后就随手扔掉的,但不知道为什么最后全都留了下来。

    也许现在是时候都扔掉了。

    他再也不想看见任何能提醒起朝雾弥生这个人的事物。

    要么干脆放弃这座宅邸好了。

    他一直想要建立一个只有自己和手下才能进入的地方,在人类中生活还是……有些低级的鬼并不能控制好自己的本能,还要他来处理很多麻烦的事情。

    而自己也应该清醒一些,弥生让他在某种程度上偏离了自己的道路。

    也许应该着手去寻找有能力的武士作为手下了。

    “现在觉得怎样?”

    缘一扶着弥生,让她慢慢躺在枕头和被子隆起的一堆处,最近只有这个姿势她才觉得轻松一些。

    “我觉得不错。”

    女人小心翼翼地试探了一下,觉得背后是实心的才放心地靠上去,手习惯性地搭在隆起的腹部。

    婚后没过多久她就发现自己怀孕了,刚刚知道的时候还有些慌张。

    但缘一把她照顾的很好,在她嗜睡和妊娠的阶段几乎寸步不离地陪伴着她。

    这比她想象中要辛苦,缘一也很心疼。

    他觉得这就是自己唯一的孩子了,妻子怀孕时经历的一切他都看在眼里。这让他想起自己母亲的身体就很虚弱,可父亲和兄长对此毫不知情。

    “唔,你看,她又在闹我了。”

    弥生眨眨眼睛,最开始她觉得很新奇,拉着缘一一起感受新的生命,她把手放在腹部,缘一的手覆在她的手上。

    前一段时间他会趴在她的肚子上聆听宝宝的心跳声——他说自己能听见,不过缘一似乎总是能比常人感受到更多。

    弥生也不觉得奇怪了。

    “辛苦了。”

    缘一的吻落在她的肚脐旁,几乎只是嘴唇轻轻贴上,并没有用力,最近他不怎么听孩子的声音了,怕压到她的肚子。

    按照上辈子的常识,自己应该快要到临产期了。

    可她也拿不准应该是什么时候,在那不勒斯的时候她还从来没有考虑过要一个孩子,甚至连这方面的内容都一无所知。

    迪亚波罗讨厌小孩,她也觉得自己才刚刚毕业,根本就没到可以抚养一个孩子的年龄,于是也不去考虑,这件事就暂时被搁置在那儿。

    没想到是来到这里之后,几乎毫无准备,她的小天使就到来了。

    弥生固执地觉得那是个女孩儿——她喜欢女孩儿,男孩子会让她觉得聒噪,虽然她去村子里购买必须品时,有些生产过的女人又是打听她怀孕期间喜欢吃什么,又是观察她肚子的形状。

    最后摇头叹气地说这是个女孩儿时,她只觉得莫名其妙。

    好在缘一也并不在乎,他觉得男孩儿女孩儿都一样,但无论生下来是什么性别,他也不想再让弥生辛苦了。

    他的愿望并不大,只希望平平安安和歌一直生活在一起。

    然而越是临近这个时间,弥生心里越是慌张。

    她不可避免地想起从前那个只做了一半的梦,即使复生一遍又一遍地安慰她,梦境都是相反的,不会有事的。

    缘一也看出来了她的不安,但只是单纯地认为她在害怕生产,并不知道真正的缘由。

    而他能做的就是给妻子她想要的一切,并且一刻不离地陪伴着她。

    而这一天终于到来了。

    突然感觉到一阵不正常的腹痛,她知道应该是时候差不多到了。

    可离生产还要好久,听闻有的女性等待上十几个小时也是有的。她尽量平稳自己的心情,不想让缘一跟着一起担心。

    “缘一,我想可能是快要……”

    “好,我去找产婆。”

    男人握住她的手捏了捏,他需要翻过一个山头才能找到产婆,而这段时间只能弥生一个人留在家里等待。

    “你在这里等我回来。”

    她努力扯了扯僵硬的嘴角,但阵阵传来的腹痛着实夺走了她大部分的心神,理智上她知道这是正常的,而且自己必须让缘一暂时离开。

    “好,我没事的,你去吧。”

    他没有再多说话,再次确认了一下弥生的状况,她鼓励地对着缘一微笑示意自己没事。

    眼看着丈夫就要转身离去,她的脑海里不受控制地闪过梦中的场景,她梦到自己没能等到他回来。

    “缘一!”

    那个名字脱口而出,弥生望着被叫住的男人顿住脚步转过身,有些困惑地望着自己。她张了张口,半口气提上来,可是那句“快些回来”最终也没能说出来。

    “怎么了,你不舒服吗?”

    他耐心地询问,想要重新回到妻子身边。

    而弥生摇了摇头阻止了他的动作。

    也许一直都是自己想了太多了,虽然缘一表面上看起来一直风平浪静,但她知道第一次即将做父亲的他也很紧张。她不该把莫须有的压力加在他身上了,他原本就因为日夜照顾自己很辛苦,也没有怎么好好休息过。

    “没什么。”

    她突然露出一个微笑,不知道为什么,那句话就脱口而出。

    “我爱你,缘一。”

    听到这样直白的话语,缘一垂下眼眸,脸颊微微泛红了一些,最后他抬起视线回望心爱的妻子,嘴角弯起一个淡淡的弧度。

    “我也是。”

    他离开了。

    弥生一个人留在家里,越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她越是心慌。复生飘出来陪在她身边,替身握住她的手,另一只手保护性地放在她的腹部,一下下抚摸着安抚主人的情绪。

    “吱呀”。

    木门突然传来一道古怪的声响,弥生立刻睁大眼睛绷紧了神经,一种诡异发麻的感觉顺着脊背慢慢爬上来。

    那不像是缘一找到产婆后推门而入的声音。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