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顶点小说 -> 其他类型 -> 白月光作死后又穿回来了

第 26 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闻清乐再看到夏燃的时候,意外的发现他竟然鼻青脸肿的。

    闻清乐吃惊道:“你怎么了,被人打了?”

    “我……”夏燃哽了一下,眼泪汪汪的握住闻清乐的手,哭诉道,“有人套麻袋打我!”

    闻清乐一惊:“天啊,谁这么不讲理,查监控没有,咱们报警。”

    闻清乐说完,终于想起来自己马上就要成为这个地方的城主,有责任对所有事情负责,于是立刻回握住夏燃的手,义正言辞道:“你放心,所有冤屈我都会尽量查清楚,什么时候、在哪里被打的?”

    夏燃不可能说是在第一府里打的,那样他就会暴露了,只能无语凝噎道:“……没有,我已经当场打回去了,不要担心。”

    他只是想要得到一个安慰性的抱抱,为什么会这么难?

    一直牢牢盯着这一边的祝霄嗤笑一声,找了个借口把闻清乐拉走了。

    夏燃狠狠瞪祝霄的背影一眼,努力的调整自己的心态。

    就算他再不情愿,也还是打不过祝霄。可是那又怎么样,碍于闻清乐的存在,祝霄也不可能的对他下死手。

    他要从长计议,只要他还活着一天,他就会努力的告诉闻清乐祝霄的凶残面目!

    ————

    又过几天,闻清乐接到了上任大典的安排。

    整个就任典礼的布置都十分豪华,而且所有闻清乐可能会出现的场地都做了充足的安全防护,就为了防止有人闹事。

    夏焂凤派人送来了城主袍,纯黑的城主袍上绣着金色云纹,显得端庄而威严。

    典礼进行前需要漏一个面和大众打一个招呼,许多媒体提前来到了能最先见到闻清乐的地方等着,现场直播间里无数的观众等待着闻清乐的出现。

    等到闻清乐终于出现时,人群中一阵骚动,很快又寂静无声。

    黑色厚重的城主袍穿在这个人身上丝毫不显得臃肿,反而让他所露出的每一截莹白肌肤都如同落在乌木上的雪,白得晃眼。

    或许是因为有一段时间没有剪过头发,他的头发变长了些,颈后的雪白头发和乌黑城主袍相触,还有一部分头发被掩藏在衣袍里,引起无限遐思。

    同样寂静无声的直播间里终于开始慢悠悠的冒出了弹幕:

    【我第一次觉得城主袍穿起来那么的……涩情。】

    【我懂你,这衣服穿在他身上,感觉比其他人穿情趣制服还要刺激……】

    【鼻血!救救我的鼻血!】

    由于现场做了防护,现场的观众不能更近一步的围观,于是便趴在透明屏障上,凑近了瞧。

    他们看着那个人一步步的走近,又一步步离开,明明无意留情,却带走了他们的所有心神。

    祝霄也在不远处看着,他不着痕迹的抿了抿嘴唇,将视线移开,试图平息体内沸腾起来的血液。

    而就在他移开视线的这一瞬间,异变突生。

    坚固的防护屏障上裂开了一条裂缝,随即整个被击碎,趴在屏障上的围观群众压根没有反应过来,尽数向前涌去,造成一片混乱。

    闻清乐后退几步,随后看向什么也没有的半空,微微眯起眼:“……嗯?”

    一道空间裂缝突然的出现在那里,里面跃出两个戴着特殊的面部遮挡器,让人看不清脸的男人。

    他们两个分工合作,一个下来之后迅速拽住闻清乐的胳膊和肩膀,另一个挡在了闻清乐和祝霄之间。

    “别动。”那个抓着闻清乐的人威胁道,“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闻清乐疑惑的侧头看了一眼这个男人,又看看挡在他面前的男人,若有所思的想了想,随后向面色阴沉,显然勃然大怒的祝霄摇摇头,示意他别着急。

    祝霄冷着脸迅速向前攻去,而挡在他和闻清乐之间的那个人接下他这一击,向后一退,消失在半空中。

    在他身后原本闻清乐站立着的地方,已经空无一人。

    ————

    闻清乐被拎着,一阵空间压缩后,从热闹繁华的中心区到达了一个荒郊野岭。

    闻清乐被放下,听到另外一个人说道:“这里不是原先预定好的降落点。”

    抓着闻清乐过来的那个人回答:“计算失误……比我计算中要多花太多异能,只能紧急迫降在这里。”

    另一个人生气了:“这么重要的时候,你给我来个计算失误?平时怎么不见你失误,以前你买菜一分钱都能算的清清楚楚,怎么那时候不见你失误,你是不是故意的?”

    眼看着这两个人就要吵起来,闻清乐开口劝道:“好了好了,不要吵了,别伤了和气啊。”

    那个生气的人看过来,骂道:“关你什么事?这里轮得到你来说话?闭嘴!”

    闻清乐摸摸鼻子,好吧,不说话就不说话吧,真凶。

    抓着闻清乐过来的两个人让闻清乐交出光脑,又确定了闻清乐身上没有其他定位工具后,开始商讨这场意外怎么办,而闻清乐自己坐在一边观察那两个人。

    系统不可思议道:【宿主,您这是……为什么跟他们来呀?】

    要知道只要闻清乐不愿意,这两个人根本不可能得手,只会被闻清乐反手传送到监狱里。

    【我怀疑这两个家伙我认识。】闻清乐回答。

    系统:【啊?】

    闻清乐:【这异能等级,这空间传送能力,还有这配合和性格,真的好像我回来以后还没见过的那两个崽啊。】

    系统:【!】

    如果真的是这两个家伙,那他们作为两个国家的领导者,亲自到夏焂凤这边抢人,这显然是重大国际新闻!

    闻清乐想知道这两个崽突然过来背后的原因,而系统想的是三国混乱之际,说不定闻清乐能抓住机会,一举登顶呢?

    那两个人商讨完毕,决定暂时在这里休息一段时间。毕竟他们一个负责长距离运输,筋疲力尽,一个接下祝霄的凶狠一击,虽然面上不显,但实际上也难受得要命。

    这荒山野岭,而他们筋疲力尽,为了防止这个人逃跑的意外出现,两个人考虑过后决定还是摘下面部,用身份震慑这个人,尽可能的杜绝这个人想要找机会跑路的可能性,反正夏焂凤也基本能猜得到是他们动的手。

    遮掩器拿下,露出的是两张闻清乐熟悉的面容。

    一个看起来斯文俊秀,另一个则帅得张扬。

    长得比较嚣张的那个走上前,摆出最凶恶的表情,居高临下的警告道:“老实点,你敢跑一次,打断一条腿。落在我们手上,夏焂凤也保不了你!”

    在他们的预想之中,这个人知道了他们的真实身份后,会出现的情绪只有几种。

    要不就是害怕,恐惧得动也不敢动。要不然就是惊喜于他们的位高权重,想尽办法的谄媚。

    呵,这种靠美色上位的家伙,除了这两样,还能有什么其他表现不成?

    他们看着这个男人的表情,那个男人也看着他们,耳边听着这可怕的威胁,那漂亮脸蛋上流露出了……欣慰的笑意。

    两人:“……???”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