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顶点小说 -> 其他类型 -> 我攻我自己

第 27 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盛婉昀一个人忙活了好一会儿才把人全部绑好,绑结实之后还拿胶带一个个把他们的嘴都贴上,然后她牵着绳子,赶牲口一样把这群人赶进一条更偏僻的小路,刚把绳子栓到树上就听到有人往这边跑的动静。

    盛婉昀躲在小路路口往那边看了看,发现是刚刚那个被她救了的女生又跑回来了,还带了几大人,可能是怕她一个人应付那些混混会吃亏才找人来帮忙。

    盛婉昀仔细看了看,没发现田佳佳,看样子是回去之后就没再过来。

    她想了想,从暗处走了出去。

    女生看到她,连忙往她这边跑了过来,有些着急地问:“你没事吧?那些人呢?”

    “没事,他们已经走了。”盛婉昀说。

    女生认真跟盛婉昀道了谢,几个大人问盛婉昀住哪,需不需要送她回去,盛婉昀说她就住附近,然后拒绝了这些人的好意。

    混混们隐约能听到她们的对话,想抛下面子求救,可是嘴上贴了胶带根本喊不出来,只能发出小狗一样的呜呜声。

    盛婉昀应付完那些热心人,等人走远了才回到刚刚那条小路。

    她踢了踢黄毛,看到对方脸上的惊慌和愤怒,冷声问:“知道我为什么抓你们吗?”

    上次余娴要不是赶巧遇上罗翔和张晓峰,很可能就要被他们欺负,盛婉昀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这次不把这些人收拾老实她是不会停手的。

    混混们被辣椒水喷得眼睛火辣辣地疼,不停地流眼泪,到现在还睁不开眼,胆子小的开始疯狂摇头,生怕盛婉昀是什么变态杀人犯一样。

    “经常在路上骚扰小女孩?”盛婉昀又问。

    混混们还是摇头。

    落到这种地步,即便骚扰了他们也不敢承认。

    “还记得之前在网吧门口你们老大被揍的那次吗?”盛婉昀继续问。

    混混们勉强睁开眼看了看她的长相,联系上她说的话,终于想了起来,这女的不就是那天一脚把他们老大踹得半个多月才好的那个吗,想起来之后他们心里的恐慌又增加了几分,生怕盛婉昀一言不合废了他们。

    “现在想起来了?之前怎么不知道长记性。”盛婉昀说着特意关照了一下黄毛,在他的重点部位狠狠踢了一脚。

    黄毛疼得浑身抽搐,脸上都是冷汗,想叫却叫不出来。

    盛婉昀嫌自己动脚太恶心,从混混里挑了个明显胆子小的出来,给他松了绑,威胁道:“去,像我刚才那样给他们每个人来一下,不然我现在就把你阉了。”

    小个子感觉下面一凉,吓得双腿直抖,怕盛婉昀真的会阉了他,他最终还是听从了盛婉昀的命令,鼓起勇气给了自己兄弟一脚。

    其实平时大家一起玩的时候他也没少受欺负,这会儿便有点公报私仇的意思。

    “太轻了,不算。”盛婉昀说。

    小个子咬了咬牙,又狠狠补了一脚。

    盛婉昀满意道:“继续。”

    小个子破罐子破摔,一鼓作气完成了任务,给每个人都狠狠来了一脚。

    “行了,你可以走了,要是让我知道你再去骚扰女生,就等着被阉吧。”盛婉昀说。

    小个子连滚带爬地跑了。

    盛婉昀知道,只要这人不傻,以后大概是不会再回到这个小团体了,否则他的下场只会要多惨有多惨。

    他不仅不能再回来,还得躲着这帮兄弟,提心吊胆过日子的滋味肯定不会多好受,这个人又明显胆子小,所以盛婉昀没有额外再惩罚他,直接让他走了。

    在众人以为酷刑到此为止的时候,盛婉昀又指着黄毛问其他人:“他有没有强奸过女孩?说实话。”

    事不关己,另外几人纷纷点头。

    盛婉昀又挑了个受伤比较轻的混混出来,扔给他一根四指粗的木棍,忍着恶心说:“捅了他你就能走。”

    那人有些懵,不明白用棍子怎么捅人。

    盛婉昀见他没明白,继续忍着恶心提示道:“裤子扒了,捅下面。”

    那人反应了一下,心里一惊,终于明白了。

    他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照做了。

    结束之后黄毛疼得像条死狗一样躺在地上,动一下就撕心裂肺地疼。

    他从没想过自己会落到这种地步,还是栽在一个黄毛丫头手上。

    盛婉昀各个击破,先审问,再让他们自己去惩罚同伴,这样一来小团体就不攻自破了,之后再威胁敲打一番,让这些人不敢再出来骚扰女生。

    尽管听完罗翔的话之后她就做了一部分心理准备,可是真的审问出来所有人都参与过强奸女孩的时候,她还是很吃惊很愤怒,有几个瞬间她甚至想直接把这些人弄死算了,但是理智告诉她不能这样做,为了几个人渣承担这样的风险不值得。

    她今天敢这样教训这些人,是因为她知道这些混混是不会去报警的,女性遭受了性暴力不敢往外说的社会环境里,男性更不敢说,他们要面子。

    就算有人不管不顾地报警,也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是她干的,这时候还没那么多监控,她选的地方又偏,没有目击者,只靠混混们自己的控告,很难让人相信她一个女孩能制服一群身强力健的男人。

    即便有人信,小地方的警察处理这种纠纷用的都是最原始的方法,调解为主,要不就各打五十大板,双方都抓进去关几天。

    就算有人去告也没用,因为那些人都达不到轻伤,又都是成年男性,猥亵男童的罪名也套不上,最多就是赔点钱。

    她在行动之前是进行过风险评估的。

    盛婉昀收拾完这群喽啰,又趁着半夜去找他们老大。

    混混头子之所以能成为大哥,要么能打,要么有钱,或者两者兼具,他们老大是前者,要不然当初盛婉昀制服他们老大之后剩下的人不会不敢再上。

    但是能打也没用,盛婉昀之前能打得过,现在更能打得过。

    老大今晚在陪他女朋友,毕竟是年轻人,就算是混混,谈恋爱的时候也会想要浪漫一下,两个人一开始是在河边散步,后来腻歪上了,正准备野战,被盛婉昀打断了。

    盛婉昀懒得再挑个日子出来打人,就算这俩正在野战她今晚也要把人都收拾了。

    雄性动物在这种时候被打断好事会异常愤怒,老大抱着他女朋友冲盛婉昀吼:“谁他妈这么不长眼?赶紧滚远点,要不然老子弄死你。”

    这地方偏僻,又没有路灯,他只听到有人过来,根本没看见来人长什么样。

    如果看到了盛婉昀的样子,他不会这样骂人,而是会叫盛婉昀过来一起玩。

    盛婉昀没跟他废话,拿棍子对着两个人一通乱打,没用拳脚是因为她觉得和这样的人肢体接触太恶心。

    老大被敲得懵了一会儿,反应过来之后伸手握住棍子的另一端,想从敌人手里把武器抢过来。

    盛婉昀故意不松手,感觉到对方在加大力气,她看准机会突然松手,同时迅速近身踹了对方一脚。

    噗通一声,老大连人带棍子一起掉进了河里。

    这条河跟盛婉昀她们学校旁边的是同一条,平时学校冲厕所的污水会直接往里面排,沿河的居民也各种往里面排污水倒垃圾,河水又黑又臭,盛婉昀实在想不通这两个人为什么要在这种地方闻着臭味儿喂着蚊子腻歪。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