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顶点小说 -> 其他类型 -> 前男友紧急攻略(快穿)

第二章 退婚后,他成了暴君(2)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在宫内耽搁太久,快颠簸到王府时,天色已泛起蟹壳青,光线从车帘透进来,挑帘望去,金红光球在地平线跃跃欲试。府门前守了个黑脸嬷嬷,后面数丫鬟待命,来者不善。黑脸宋嬷嬷是女主宋玉婵亲娘,吴太妃陪嫁,在豫王府很有话语权。

    苏孚不是原主,不会任人欺凌,既宋嬷嬷送到门前……正好,没了宋嬷嬷这智多星助力,离间男女主,偷盗圣旨,会更顺利。

    剧情梗概中写,圣旨被男主藏于玄铁铸就暗室,暗室钥匙一半男主随身带着,另一半则被女主收藏。唯有钥匙合二为一时,才能打开暗室。男主那半钥匙好得,女主那半原著并未提及藏在哪里,而且也不知道府中暗室具体地址……恐怕得费点心思,将女主逼得狗急跳墙,无处可走,才能从她口中问出真话。

    下车没待宋嬷嬷发难,苏孚先红眼,耳光落在她徐娘半老的脸蛋上,瞬间红印浮现:“老虔婆!你好狠毒的心肠,不就是怕本王妃将你和福贵夜里厮混抖落出去,居然支使丫鬟将本王妃引去闹鬼冷宫!想杀人灭口?若非运气好,本王妃还真回不来!”

    支使人领错路就算为真,苏孚没地位,又能拿她怎么样?然宋嬷嬷前几年刚颁贞节牌坊,私通当真,可是要被浸猪笼的,律法如此!众人轰然,宋嬷嬷追去算账,被苏孚锁在院外,险些呕出鲜血,转头去找太妃哭诉。

    落锁后,苏孚唤来陪嫁丫鬟南风,提笔写状词,叫她拿去大理寺鸣冤。

    大理寺卿冯怀瑾以刚正不阿,铁面无私闻名。

    更重要的是,剧情没错的话,赵厉会在早朝后去大理寺找商讨讨伐乱党事宜。

    他会不会来?来了又会怎么做?

    苏孚需要借此试探赵厉对原主的仅剩情分,以确定下一步计划。

    南风刚离开,木门被噼里啪啦拍破,两个孔武有力的嬷嬷进屋,将苏孚请到太妃所在延寿院。宋嬷嬷和男女主都在。

    苏孚整理仪表后气质陡变,鲜活明艳,落落大方。

    宋玉婵缩在赵璋怀中,心里不舒坦。从来知道苏孚美,可她不会打扮自己啊!可今儿突然开了窍,还改了颇流行的衔环髻:“姐姐,我知你见我受王爷垂爱,心中难受,也尽量照顾于你,想着弥补。平素你如何待我,我都不曾计较,可你这回真不该信口雌黄,诽我母名节!”

    苏孚不与她打诨:“母妃,二月初五您寿诞,宋嬷嬷却告假还乡是也不是?媳妇那夜生病,没参加寿宴,在东湖假山意外见到宋嬷嬷与福贵私会!”

    宋嬷嬷苦脸:“王妃,您怎能这般冤枉老奴!就算按您说的,夜深人寂,您去假山那里做什么呢?”

    苏孚落寞:“南风去府外买药夜半未归,我不得已挣扎起来去找人。”

    两方各执一词,舌灿莲花,赵璋惊讶地望向苏孚,颇有刮目相看意思。

    不久苏孚将宋嬷嬷诈得言辞矛盾,直冒冷汗,吴太妃叫停争执,捏着琥珀佛珠,护短道:“宋氏伺候哀家三十余年,品行可靠。苏孚,你口出妄言,毫无身为王妃,身为人妇该有德行。哀家罚你十棍家法,可有异议?”

    苏孚被嬷嬷用丝帕堵住口舌,压在凳上。

    长棍高高举起,惊叫与金影破空而来,直击长棍!

    力道震得家丁手臂发麻,“咚”地,棍棒落地。

    南风与冯怀瑾飞奔过来。两人身后还跟了个锦衣华服的男人。半脸俊美,半脸丑陋。不是赵厉是谁?

    快步走到苏孚跟前站定,感受到众人诧异而富有深意的目光,赵厉脸色黑如锅底。

    他的确不该出现在这里!

    不过是下朝与冯怀瑾同去大理寺处理几个乱党,碰巧遇见丫鬟击鼓鸣冤而已;不过是那王府丫鬟泪水涟涟,凄惨十足而已;不过是那丫鬟夸大其词,说王妃会有性命之忧而已!

    他应刻意报复,不许冯怀瑾来,让她吃苦头,再不济宽容大度放冯怀瑾来,怎么就鬼使神差,自己也跟过来了?

    花厅审案,赵厉旁听。人证均被请到厅前,与南风供词无差。宋嬷嬷狡辩:“南风本是苏王妃亲信,话不可信,谁知医馆大夫不是被收买?”

    苏孚:“大人,那夜本王妃还听到福贵说,冰绸鞋垫被搁在床垫下压着,等盛夏再用。冰绸乃南域进贡,在府中是紧俏物什,除去吴太妃,只有宋王妃屋里有分例。倘若找到那鞋垫,不是宋嬷嬷做的,难不成还是宋王妃?”

    赵厉看她有理有据,进退有度的模样一时恍惚。

    苏孚在他心里,还是四年前那任性刁蛮的天之娇女,亦或昨夜落寞狼狈的可怜妇人。

    总之都是头脑简单、愚昧无知的。

    何时,她在时光的磋磨中,也拥有如此犀利周密的话术与思想?

    鞋垫果然被侍卫们翻出来,呈到堂上。福贵见到鞋垫,心知逃不过,一头撞向厅柱!登时鲜血四溅,断绝呼吸。

    宋嬷嬷哭嗥,瘫软在地。

    宋玉婵几乎站不住,靠在赵璋身上央求:“王爷,怎么办?”

    铁证如山,他能怎么办?

    侍卫们直接带走宋嬷嬷,待三日后浸猪笼。

    围观奴仆交头接耳,窃窃私语。私通事是真的,看来宋嬷嬷支使人将苏王妃引去闹鬼地方也是真的?

    苏孚的目光极其隐晦探到赵厉,二人对视片刻,赵厉振袖离去。

    苏孚摸摸下巴,情况比想象得好。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