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顶点小说 -> 其他类型 -> 在大佬梦里撒个娇[娱乐圈]

第十六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当晚时隔两年,顾湄终于上了人生中第二个热搜。

    【顾湄仙女睡醒】被顶在了第一条,热度持续不减,还有往爆的趋向。

    这多亏了节目路人粉和viva团粉的支持。

    viva团粉因为愤怒于顾湄的空降和抢c位,拉低viva女团的总体水平,一度在此热搜下愤怒发微博。

    然而很快她们就发现这样做根本无济于事,顾湄的路人粉颜粉太多了,团粉们刚发一条微博,就被顾湄的美照刷到下面去了。

    viva团粉便转战灯影娱乐公司官方微博,一夜之间刷了一万多条评论,质问为什么要让顾湄空降!

    梁衡弹幕没说过网友们,只能转战微博,却是被顾湄的热搜和viva团粉的质问,气得更是火冒三丈。

    他一个电话把赵翎乔叫来公司,他愤怒地把手机摔在地毯上:“你看看你干的好事!不是说凭顾湄的破实力,一定会被黑得很惨,甚至网络暴力吗?网络暴力个屁,我就说了一句顾湄的不好,他们就差把我网络暴力了!”

    赵翎乔小心翼翼地将手机从地上捡起来:“梁总,您消消气,您消消气!”

    她努力安慰着:“其实还是有不少网友在骂顾湄潜规则上位、不敬业,这么漂亮肯定动了脸什么的!”

    “哪有?哪有!我怎么没看到?”

    赵翎乔接到梁衡的电话,听他暴怒的语气就知道不好,在路上迅速在微博上找骂顾湄的微博。

    一路上她聚精会神地,终于从一万多条的微博中找到了几位杠精朋友的微博截图。

    赵翎乔将手机截图递给梁衡看:“您看,您看,这都是在骂顾湄的呀。”

    见着梁衡冷笑,她忙是又出了个主意:“梁总,您可以现在打电话给顾湄。她现在在训练营,她手机被收了,肯定不知道播出后网上的动态。还不是任您怎么说都行?”

    然而彼时训练营里,元若星站在f班训练室门外,悄悄地冲里面,刚练完一轮主题曲舞蹈的顾湄招手。

    顾湄没有惊动任何人地从训练室里出去。

    她问道:“怎么了?”

    元若星神神秘秘地一笑:“跟我来,我给你看个好东西。”

    临到半路,她看到b班练习室的牌子,扭头冲顾湄说:“顾湄,去把迟璇叫出来,有东西要跟好朋友分享嘛!”

    顾湄笑出声来:“你什么时候和迟璇好成这样了?”

    元若星拍拍胸膛:“讲真地,从我看到迟璇揪冯姵头发的那一刻,我就想迟璇这朋友我交定了!我想揍冯姵不是一天两天了,一天嘴叭叭叭地烦死人了,就你太过佛系,才一直忍着她。”

    顾湄去叫了迟璇出来,迟璇又顺手扯了饶蓓蓓出来。

    一行人跟着元若星跟到了厕所,就看见她到了最里面的隔间,轻车熟路地把马桶水箱盖揭开,拿出了绑在水箱盖下面的手机。

    饶蓓蓓抽了口气:“元若星,你没上交手机吗?”

    “当然上交了,只不过我带了备用的!”

    四个人除了饶蓓蓓比较老实外,都不是遵守规矩的主,都凑了过去盯着屏幕看,看到viva女团,顾湄睡着的那段剪辑。

    元若星噗嗤一声笑出了声:“这剪辑师也太搞笑了吧哈哈哈哈哈哈,顾湄你也是,这么吵居然也能睡得着,在下佩服佩服!”

    迟璇也笑着出声:“我跟你说,我就服顾湄这点。当时温导师一出现就炸裂舞台,我尖叫着一回头看见顾湄,睡得可死了,我都惊了。我本来想叫醒她来着,但转念一想,不行啊万一现在叫醒她,等会儿表演的时候睡着了怎么办!”

    “别说,这种事顾湄还真干的出来!”

    元若星话说完就被顾湄掐了下腰侧的痒痒肉,两个人嬉笑地打闹在了一起。

    饶蓓蓓拿着手机,突然惊喜地说:“我们都上热搜了,顾湄你还是第一名!”

    “诶?”

    大家又把注意力转回了手机上,只见热搜排名第一是【顾湄仙女睡醒】,第五名是【viva女团】,第十名是【元若星意大利歌】。

    四个人将有关选秀综艺的热搜一个个点过去,正准备心满意足地把手机屏幕关掉,饶蓓蓓却眼尖瞥到第二条热搜【妹妹扯头花】。

    “这是什么呀?”

    饶蓓蓓点进去,看见话题置顶就是某匿名娱乐八卦论坛的帖子截图。

    【爆个料吧,某选秀节目,两个妹妹在练习室里扯头花了。劝架妹妹们的头发也没幸免,心疼妹妹们的头发。求节目组集资,录制结束了带妹妹们去植发吧。】

    话题里面的众网友已经开始押注猜扯头花妹妹的人选。

    饶蓓蓓噗嗤一声笑出声来:“这些营销号怎么那么能搞,这都能造谣出来,扯头花也太离谱了吧哈哈。”

    “真的太有想象力了吧哈哈哈哈。”

    饶蓓蓓笑着抬起头却瞥见其余三个女孩,非常默契地转到了不同的方向。

    饶蓓蓓:……

    她沉默了下:“所以这个瓜是我最后才吃到的?!”

    元若星伸出手指,指向迟璇:“你好,这位是瓜农。”

    迟璇伸出手指,指向顾湄:“你好,这位是西瓜子。”

    “什么瓜农、西瓜子?”

    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把在场的四个人都吓了一跳,因为这正是昨天那个来训话的副编导杨薇。

    饶蓓蓓下意识地想把手机藏在背后,却被杨薇眼尖瞅见她手中的手机。

    “交出来。”

    杨薇将手机握在手里,视线在四个女孩脸上扫了眼,发现三个女孩都是眼熟地,正是昨天扯头花犯事组地。

    练习生犯事的不少,这接连犯事的她还第一次见。

    杨薇都无奈了:“你们能不能让我省点心啊姑娘们!”

    杨薇将四个女孩说教了一通,最后将顾湄叫去了值班室:“有你的电话,来一趟。”

    看着杨薇带着顾湄离开,剩下的三个女孩终于松了口气。

    饶蓓蓓满怀歉意地看向迟璇:“元若星,对不起害你被没收了手机。都怪我不小心,我要是收的快一点就不会被副编导看到了。”

    元若星潇洒地挥了下手:“这有什么的?不就一手机嘛!”

    话音刚落,她就从水池下方又掏出了一枚手机:“咱们趁顾湄把编导调走,赶紧再玩会儿手机!”

    迟璇和饶蓓蓓:……

    她们沉默了下:“元若星,你老实交代,你到底带了多少手机来?”

    元若星非常谦虚地摆摆手:“嗨,有备无患嘛。”

    顾湄跟着副编导杨薇进入值班室,才知道电话是梁衡打来的,她瞥一眼手机对杨薇说:“编导,训练营规定不能用手机、不能联系外人,这电话我不应该接。”

    “还是接吧,万一你老板找你有急事呢?”

    “能有什么急事呀,他应该就是看到了第一场我没发挥好,担心我第二场。”

    顾湄按断了电话,笑容妥当:“编导,谢谢你。要是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

    梁衡看着被按断的电话,气得火冒三丈,又迅速回拨了回去,才知道顾湄不肯接电话,回去训练了,他这个时候才真正意识到,顾湄在面对他的时候,是软硬不吃。

    他看向赵翎乔:“去找顾湄的黑料,越多越好,没有也给我造了散播出去!”

    三天时间很快过去,练习生们团聚在演播厅中,等待着发起人季柏涵报主题曲《warmup》等级的测评结果。

    元若星抓紧了顾湄的手,手心里都是汗,默念着:“啊不要是f班,不要是f班……”

    终于季柏涵报到了元若星的名字,他抬起头:“元若星,你觉得自己能拿到什么等级呢。”

    元若星可怜兮兮地扁扁嘴:“我要求不高,反正不是f等级就行。”

    季柏涵笑了起来:“那么恭喜你,升到不是f等级的d等级。”

    元若星发出了一声惊喜的尖叫,引得周围的女孩们都笑不拢嘴。

    她激动出眼泪来,站起来鞠躬又想哭又想笑:“呜呜,我想谢谢温导师、裴导师,我也想谢谢顾湄的《抢西瓜》!如果不是她们,我不会拿到这么好的成绩。”

    知晓内情的f班成员噗嗤笑出声。

    其他班的女孩们一头雾水,季柏涵也好奇地问:“什么抢西瓜?”

    话音刚落,大屏幕突然出现了顾湄的声音。

    众人齐齐朝大屏幕看过去,就见到里头顾湄一边念出抢西瓜口诀,一边跳着《warmup》的舞步,不光动作到尾,还极具美感。

    除了那搞笑的抢西瓜口诀:“左手伸出摘西瓜,右手伸出摘西瓜,看见有人来了,双手捧着西瓜伸头顶,扭个跨表示打招呼。恩?原来是来抢西瓜的,右手放下去打他一拳,再拿西瓜糊他脸……”

    演播厅里迸发出极大的笑声,女孩们笑成了一团。

    迟璇笑着扭过脑袋指责她:“顾湄,你也太不厚道了,有这种口诀居然不教教我!我可是记动作记了好久呢!”

    顾湄把滚烫的脸埋在元若星肩上,啊啊啊节目组也太坏了吧,居然把这个都剪了出来!

    季柏涵憋着笑,拿出手上的手卡看了眼:“那么我们《抢西瓜》的创始人顾湄小姐,你觉得你能拿到什么等级呢?”

    顾湄捂住滚烫的脸,勉强从元若星肩上抬起来:“我觉得也是d。”

    “那么很遗憾地告诉《抢西瓜》创始人——”

    季柏涵皮了一下:“成功晋级到d班。”

    女孩们都在为顾湄鼓掌:“恭喜《抢西瓜》创始人升到d班。”

    顾湄松了口气,能到d班是她算好的。

    温光霁天天帮她补习,大有一种她的走调再不好,就要把她捆去医院的样子。

    顾湄只能装出每天进步一点点,被温光霁教好了走音,在舞蹈唱歌都平平淡淡的情况,正是d班的标准。

    很快《warmup》主题曲的结果公布完毕,少数人的等级发生了变化,比如裴子漫升到了a班,就连冯姵也升入了d班。更多的人停留在原本等级,如迟璇、饶蓓蓓。

    至于主题曲c位则是导师评分和个人直拍点赞,两个综合得分选出。

    在稍作休息后,季柏涵公布了第二个任务,也是第三期的录制内容。

    位置测评,也就是第一次正式公演。

    “你们有七天时间准备这次公演,公演结束,会有三分之一的女孩淘汰,这是《元气100》女孩们的第一次公演,也是你们其中一部分人,在这个舞台上的唯一一次公演。”

    听到这话,不少女孩都微抽了口气,脸上的笑容渐消,恢复了严肃神情。

    季柏涵继续说道:“公演分为舞蹈部分、声乐和rap部分。舞蹈部分十组,声乐和rap部分一共十组。五人为一组,组与组间对抗,组内个人与个人对抗。由现场观众对个人进行投票,每个观众有三票选择权,每组只能选一练习生投票,不可以重复对统一练习生投票。根据投票,每部分得最高投票小组,每个人将得到额外两万的点赞值,而得最高投票组的组内第一则有额外五万点赞值。”

    点赞值就是《元气100》的投票值。

    “下面,你们将欣赏到由节目组为你们提供的十部单曲demo。”

    艺星娱乐财大气粗,这十部单曲都是今年火爆全球的单曲,女孩们听得热血沸腾。

    元若星开口:“这个我好喜欢,啊那个我也好喜欢!”

    她扭过头去看顾湄,有些遗憾:“顾湄,你是不是会选舞蹈部呀,我们公演没法一起排练了。”

    元若星还记得顾湄唱主题曲时,十句里三句走调的场景,也就默认了顾湄会选舞蹈组的事。

    没想到顾湄却说:“不,我想选声乐。”

    元若星眼睛一亮:“真的吗真的吗!”

    看见顾湄点头,她兴奋地拍了拍胸膛:“你的音准包在我身上了,我一定教会你不走音。”

    然而到达选曲的时候,两个人都傻了眼,没想到选曲是按照个人等级来选。

    等轮到元若星的时候,声乐部分已经满员。

    舞蹈部分和rap部分还有不少名额。

    迟璇和饶蓓蓓站在rap部分的一个牌子下冲她欢快招手。

    然后元若星头也不回地站去了舞蹈部分的一个牌子,然后欢快地朝顾湄招手。

    顾湄抬头看了眼牌子上的歌曲名《flattering》,犹豫了下,最终还是朝元若星走去。

    “星星,你选这首歌的动机是什么?”

    元若星天真烂漫地道:“因为这边没有人啊。”

    顾湄沉默了下:“你有没有想过,这里为什么没有人。”

    “可能因为难吧。不过对于我来说,舞蹈难不难不都一样嘛,我反正都跳不好。”

    顾湄拍了拍元若星的肩:“这个,可能会难到让你怀疑人生。”

    “怎么可能!”

    三个小时后,练习室中。

    元若星趴在地上哀嚎:“这到底是什么神仙选曲?节目组是故意的吧!”

    这一次她们面临的问题根本不是记不记得住、做不做得到标准的问题,而是到底跟不跟的上卡点的问题。

    她们跟着demo跳了十几遍,却一个动作都无法跟上。

    作为一个舞蹈白痴,刚刚看demo的时候,元若星根本没在意舞蹈部分的曲目,结果她一选就选上最难曲目。

    除了顾湄,队伍中其他队友都是她们f班的老熟人,冯姵,许听荷,祝敏。

    轮到她们选曲时,其他曲目都已经满员,才被迫进了这个组。

    这首曲目由火爆韩国的男团舞蹈改编,跳得出彩绝对能炸裂舞台,造成强烈的视觉冲突,非常适合公演这种battle性质的比赛。

    而正是因为是男团舞蹈,力度和难度非常大,对体力要求也很高,女孩子难以做到标准。连a班的成员都不敢贸然选择,更别说她们这群吊车尾。

    她们求助地看向顾湄:“湄湄,这首舞蹈你有记忆的法子吗?”

    这一次连顾湄也犯了难,主题曲是萌系女团舞,动作简单节奏也相较慢,她还可以想出那个口诀。可《flattering》节奏快到,跳舞的时候根本没空回想口诀。

    几个女孩们一直练到凌晨两点,却依旧跳得乱七八糟。

    颓废丧气的低沉气氛漫延整个练习室,许听荷一屁股坐在地上哭了起来,她也是冲着声乐部去的,没想到却被迫分到舞蹈部,还是最难的一组。

    祝敏上前安慰,却也安慰着安慰着抹起泪来,冯姵也在一旁哭了起来,开始后悔为什么要参加选秀。

    这氛围弄得元若星也哭了起来,她拉住顾湄的手臂哭着说:“湄湄,你是不是因为我才来这个组的啊,我对不起你呜呜呜,我为什么要选这个舞蹈呜呜呜……”

    元若星哭着说了半天却发现顾湄没有回应,她睁开泪眼婆娑地眼朝顾湄看去,却看见顾湄正在拿着一块电子表:“湄湄,你在干嘛呢?”

    “我在倒计时。”

    顾湄冷静说道:“你们多哭一分钟,就少睡一分钟的觉。友情提醒,你们还有不到五个小时的睡眠时间。”

    在场的女孩们哭得更凶了,她们想到顾湄的话,恨不得抓紧时间将情绪宣泄掉。

    连续跳了七八个小时,女孩们都身心疲惫,哭完洗了个澡便各自回屋上床。

    顾湄躺在床上却是为想舞蹈而睡不着,她从没有系统地去学过舞蹈,根本不知道要怎么带着大家一起度过难关。

    想着想着顾湄睡着了,睡得昏昏沉沉间,却是感受到唇上微凉柔软的存在。

    顾湄长睫微颤,突然睁开眼来。

    易琛的面孔近在咫尺,骨节修长的手仍笼在她的后脑勺,将她贴得更近一分。

    温柔厮磨着勾画她的唇线,耐心地撬开她的唇舌,肆无忌惮地宛若他们早已有了数次这般的经历。

    顾湄脑中的弦突然断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