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顶点小说 -> 其他类型 -> 把逃生游戏玩成恋爱RPG[无限]

玫瑰庄园·2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强忍着恶臭,吴亟再次进入主卧。

    细碎的呜咽在黑暗中漾开,吴亟踏着月色循声望去,只见大床中央躺着一个金发少年。少年的四肢分别被绳索捆绑在床柱上,嘴里塞着一块破旧的巾布。

    “唔……唔……”呜咽正是从他口中溢出。

    这应该就是顾雁白天见到的那位小少爷了。

    努力避过烂在地上的大熊,吴亟小心翼翼跪到床上,抽出那块半湿的巾布,将它远远抛开。

    甫一恢复说话的能力,少年就将吴亟视作了救命稻草,泪光在碧绿的眼眸中闪烁:“救、救我……”

    吴亟看看这双眼睛,又瞅了瞅不远处的维尔斯,唇角紧抿成一条直线,心说这究竟算什么事儿啊,“父子”相认,咋还摆出一副事不关己的冷淡姿态。

    但最终还是选择替他解除束缚。

    毕竟这副样子不太雅观。

    值得庆幸的是,小少爷起码穿了衣服,否则吴亟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东西给他蔽体。

    他自己也才裹着一套单薄的小睡衣,怪冷的。

    “谢谢……”小少爷活动着手腕,瑟瑟缩缩地致谢。

    “你怎么会在这里?”吴亟省去了客套的流程,径直问道。

    “我……”像是顾忌着什么,小少爷目光闪烁地四下看了看,不料却忽然撞见趴在床下的大熊,“啊!!!”

    吴亟皱起眉头,下意识往后躲开。

    叫完,小少爷自动揪住吴亟的袖子,磕巴道:“他、他死了?你们杀了他?”

    为了让流程继续走下去,吴亟摸了摸鼻子,厚着脸皮哼哼:“唔。”

    于是小少爷又捂着脸哭了一轮。

    吴亟终于忍不住闪到维尔斯身边去了。

    维尔斯朝他眨了眨眼:还是我比较讨喜吧。

    吴亟权当看不见。

    接下来,游戏像是忽然开启了简单模式,一系列讯息源源不断地涌向吴亟。

    先是小少爷点出了僵尸先生的身份。

    “管家爷爷曾经想要救我,结果刚准备动手,就被这个坏家伙给杀了。”

    其次是埋藏在墙里的信息。

    “临死前,管家爷爷和我说,这个坏家伙不是我爹地,我的爹地早在十年前就死了,是这个坏家伙杀了他,还有妈咪……他把爹地妈咪都埋进了墙里!”

    吴亟一点心里准备也没有,一边消化着小少爷的话,一边在他的恳求下破开了书桌旁的那堵墙。

    里面确实蜷缩着两具骸骨。

    见状,小少爷瞬间忘记了恐惧,伏到骸骨上嚎啕大哭,泪水滴落到骨节间,致使虚空中出现了两道身影——

    一个神情复杂的金发男人,和神情更复杂的金发女人。

    半晌,他们先后抚上少年的脑袋,好像过往的爱恨情仇尽皆烟消云散,只有面前的孩子才值得他们挂心。

    与此同时,少年的身影开始变得透明,也渐渐停止了哭泣。

    他擦干眼泪,分别牵起爸爸妈妈的手,露出照面以来的第一个笑容,微微俯身鞠了个躬:“谢谢你们。”

    随后话音和身影一同散尽,徒留满室唏嘘。

    维尔斯向吴亟送来刚落下的花瓣——

    9管家惊诧于伯爵的兽行,试图杀死伯爵,解救小主人。

    与其说是预言,倒更像是事实的见证。

    看完,吴亟默不作声回到310。

    信息量太大,他要垫高枕头,冷静一下。

    此时的318中同样有线索刷新。

    由于和主卧之间隔了很长一段距离,因此凌枭他们并没有察觉到远处的异动,只是在管家身上搜出一本破旧的日记。

    顾雁毫不敬业地缩到床上:“哎,别拿过来,你自己看就好。快点看完,然后把尸体处理一下。”

    凌枭无奈地蹲在管家身边,翻开日记。

    1853年  x月x日  晴

    庄园终于赶在婚期之前兴建完成了!

    夫人和老爷一样,有着一头闪耀的金发,这可真是天赐的缘分!

    希望他们新婚愉快,快些诞下一位可爱的小少爷。

    1855年  x月x日  雨

    变天了。

    虽然很想杀了那对奸夫□□,为老爷报仇,但那个女人说,她肚子里怀着的是老爷的孩子。

    这会是骗我的吗?

    无论如何,希望小少爷能够平安降生。

    1856年  x月x日  晴

    孩子出生了!

    那个女人说得没错,这就是我的小少爷!他和老爷小时候长得一模一样。

    祝我的小少爷永远平安喜乐。

    1861年  x月x日  雨

    又是可怕的一天。

    那个女人死有余辜,但我的小少爷该怎么办?

    我不相信那个男人的鬼话。

    他就是个人面兽心的恶贼!

    1865年  x月x日  阴

    小少爷身上又出现新的伤痕了。

    老爷会责怪我的懦弱吗?

    不,我不会再忍耐下去了。

    我一定要带他逃离这里,或者……杀了那个男人。

    日记到这里戛然而止。

    之后的结果,已经显而易见了。

    管家没有成功,并且付出了被充作花肥的惨烈代价。

    凌枭把日记内容概括性地转述了一遍,站起身来:“我们换个房间吧。”

    他忽然没法把人直接从窗口那儿扔下去,哪怕这只是一串虚拟数据。

    顾雁沉默片刻,应和道:“嗯。”

    他就喜欢凌枭身上那种飘忽不定的善良。

    ……

    翌日。

    吴亟睁开眼时,维尔斯已经不在了。

    昨晚自从回房以后,他就再没开过腔,甚至余光也不扫他一下,颇有种利用完就扔的感觉。

    但这并不能怪他渣,归根结底,问题全都出在维尔斯身上。

    他不翻脸就算不错的了。

    洗漱完,吴亟趁着走廊没人,鬼鬼祟祟溜到甄潭他们那里。

    叩叩叩。

    “谁?”

    “我。”

    门缝里露出一只充满警惕的眼睛,吴亟不耐地推了一下,游奚见只有他一个人,这才犹犹豫豫地放了他进来。

    “现在情况有点严峻。”吴亟一进门便道。

    甄潭还在刷牙,脖子上布有几点可疑的红印。吴亟瞟了一眼就把目光移开了,还刻意不去打量那张凌乱的大床,拉开书桌前的椅子侧身坐下来。

    “怎么说。”游奚先行过来和他交流。

    “昨晚掉了两条线索。”吴亟言简意赅。

    这下花瓣的秘密是瞒不住了。

    凌枭他们待会儿下去一看就知道中间有猫腻,说好的一天一掉,怎么忽然就秃剩一片了?

    想不知道自己被骗都难。

    游奚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只有一点不解:“谁死了?”

    总不可能是凌枭和顾雁,否则他不会说情况严峻。

    果然,吴亟叹道:“两个npc。”

    恰好甄潭换完衣服回来,吴亟顺便把林怡和管家交换身份,以及小少爷的悲惨经历等简单交代了一遍。

    当然,他刻意没提墙里埋了俩人的事,只说小少爷看见大熊死了,大仇得报,于是心满意足地离开。

    甄潭在笔记本上补录线索——

    1十年前,为了缓解新婚妻子的思乡之情,伯爵特地请来工匠,设计了这座玫瑰庄园。

    2然而没过多久,伯爵察觉了妻子的秘密。

    3原来,在建造庄园的过程中,伯爵夫人爱上了年轻的工匠。

    4愤怒的伯爵和工匠之间爆发了激烈的冲突。

    5第二天,工匠消失了,没有人知道他的下落。伯爵和夫人重归于好,甚至比以往还要甜蜜。

    6数月过去,玫瑰庄园迎来了一位小主人。但随着小主人一天天长大,伯爵却发现他越来越不像自己。

    7伯爵杀了夫人,只留下六岁大的孩子。

    8主卧里时常传出怪异的声音。

    9管家惊诧于伯爵的兽行,试图杀死伯爵,解救小主人。

    至此,故事线已经基本完整。

    在得知大致的真相后再看这几条线索,甄潭忽然把本子摔到床上:“……原来是这样!”

    “怎么?”游奚问。

    “这是叙述性诡计!”甄潭气恼道,“实际上是工匠杀了伯爵,光明正大地霸占着伯爵夫人。所谓的‘工匠消失’,指的是身份不再,因为他冒认了伯爵的身份。”

    “从线索5开始,里面提到的‘伯爵’就一直是工匠。”甄潭越说越觉得胆寒,“小少爷是真伯爵的孩子,所以在发现他长得不像自己以后,工匠才会杀掉夫人,并对他施虐泄愤。”

    爱有多深,恨就有多浓。

    当然,再浓也浓不过这满满一锅狗血。

    “有个问题。”作为一个不解风情的死宅,游奚依然在狗血的洗礼中保持着清醒,甚至注意到了关键性的一点,“既然说伯爵被杀了,那维尔斯又是谁?”

    甄潭愣住了,重新去看笔记本。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