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顶点小说 -> 散文诗词 -> 宁少,夫人又去相亲了

295真给了我一个惊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br>因未知原因,今天搜狗突然无法搜索到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找到回家的路!</br>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宁少,夫人又去相亲了 ”查找最新章节!

    这种可能在证实之前,虞兮暖不能跟花华说,她怕她承受不住。

    虞兮暖的手机震动了一下,随手点开,是夏月的留言。

    跟亲哥哥的关心不同,闺蜜兼嫂子的关心便是每天的一条消息,问问她忙不忙、睡了没,告诉她明天天气变化,增减衣服。

    一年的时间,夏月也渐渐进入了贤妻良母的角色。

    虽然见面时她仍然跳脱又爱开玩笑,她渐渐地开始学会关心身边的人,懂得了珍惜拥有的一切,努力做个好妈妈、好妻子。

    将手机反扣在桌上,虞兮暖看着窗外的月色,忽然很想宁轩泽。

    她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在做什么,是不是还在为了一直坚持的事情拼命努力……

    等到他回来,她一定找机会带着他去看看孩子们。

    比起很多人他们都是幸运的,没资格再抱怨什么。

    ……

    花华的事和工厂改造的事有了霍敬延的帮忙,虞兮暖继续将心思放在了宁氏智能的比赛上。

    她没参与过这样的比赛,大部分事情都靠陆放一点一点教她。

    虞兮暖觉得自己像个木偶,陆放说什么她便照做。

    在虞兮暖的坚持下,宁氏智能送去参赛的智能无人机添加了一个即时传输影像数据的功能。

    简言之,便是在无人机上增加360度无死角摄像头,将它“看”到的东西,立刻传输到总部数据库,随时调用。

    一旦它丢了,便可以按照编码找到它丢失的原因,确定丢失的位置,以及当时遇到了什么突发状况。

    这个方案刚提出来时大家都不是很同意,因为会大规模增加设备成本和资料存储成本。

    然而虞兮暖坚持,技术部也只能妥协,毕竟她现在是老板。

    加班开发过程中,他们将视频的质量进行了传书压缩,尽可能的少占用流量和存储空间,效果意外的好。

    摄像头用的是秦书良老朋友公司的产品,还算物美价廉。

    去m国参赛的飞机上,虞兮暖几乎睡了一路。

    最近是累狠了。

    回来的不到两个月,真是一天都没休息到,用身心俱疲形容也不为过。

    比赛结束,不管拿到什么奖,她还要安排去y国……

    她需要去确认小丫头的手术时间和手术方案,这些不当面跟医生订是不行的。

    陆放看了眼手机日历,又看了看虞兮暖,忍不住笑了笑。

    宁轩泽还在m国,也许可以让他们见上一面,夫妻之间说说话也好……

    据他这段时间的观察,虞兮暖其实心底并没有多记恨宁轩泽,如果两个人能和好,那以后的事情可能会更顺利。

    飞机快要落地时,虞兮暖适时的醒了过来。

    伸手揉了揉太阳穴,强迫自己精神了些,虞兮暖将手机开了机。

    她出门前嘱咐了霍敬延,让他关注花华的动向……

    手机开机的瞬间,进来了几条霍敬延的留言。

    不出所料,花华独自一个人去了医院,做了好多项检查。

    霍敬延将花华的检查结果悉数发到了虞兮暖的手机上,最后备注了一句话:她要引产。

    虞兮暖沉沉的叹了口气,烦躁的将手机丢到了桌板上。

    霍敬延找朋友查过了……酒店的监控录像调出来,连花华的影子都没找到,要查是谁的手笔,根本毫无头绪。

    “夫人心情不好”陆放故意逗她。

    最近一段时间,虞兮暖的情绪不算好,能隐隐感觉到她的烦躁和焦虑。陆放只当她是头一回参与国际性质的比赛,比较紧张。

    “……陆放,你有没有朋友能帮忙查查酒店被消去的记录”虞兮暖拄着头,随意的说道。

    “都被消去了,怎么查”陆放无奈的看着虞兮暖。

    虞兮暖当然知道这个道理,可是心中仍然憋闷:“我只想知道,三个多月以前,帝豪酒店3007房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闻言,陆放整个人僵直在了原地。

    感觉到了身边人的异常,虞兮暖侧头,疑惑的看着他。

    “11月10日晚上,帝豪酒店”陆放吞了吞口水,小心翼翼的问道。

    “……对啊,你怎么知道确切的日期”虞兮暖眼睛眯了眯,脑袋飞快的转动着。

    陆放彻底呆住了。

    那一晚,他在3005房间。

    不记得发生过什么事,醒来床铺上一片凌乱,无处不昭示着他好像强了谁家清清白白的姑娘……

    可是他后来查了大半个月,从大厅到走廊的记录都调出来,完全没有任何他和女人纠缠的痕迹。

    虞兮暖骤然提起她在查他隔壁房间的事情,陆放直觉这件事跟自己要查的事可能会有关联。

    “陆放,你是不是知道什么”虞兮暖见陆放木然的坐在那不说话,追问的同时,身子往前凑了凑。

    陆放赶紧朝旁边挪了挪:“你,你让我组织,组织一下语言。”

    饶是陆放这种平日里遇事淡定的人,也会慌乱……

    毕竟那天事发蹊跷,虞兮暖又好似很在意,他总觉得这事儿若是说不好,很容易被虞兮暖打死打残。

    飞机上人多,虞兮暖给了陆放机会,让他到了酒店再和盘托出。

    一路上,虞兮暖看着陆放跟丢了魂儿一样,心中的猜测逐渐成型。

    如果这事儿要是按照这个方向发展的话……

    虞兮暖忽然觉得心里没那么难受了……

    到了酒店办好入驻,虞兮暖没让陆放回屋,拽着他进了自己的房间。

    “说,我要听实话!”

    虞兮暖坐在沙发上,眯着眼睛问话,陆放则是站在地上,垂着头……

    过了一会儿,陆放好似鼓足了勇气,捏了捏拳,用最快的语速将这一路在心里演练了无数次的话一股脑的说了出来。

    原本虞兮暖是审讯犯人的态度……

    听着听着,她眼里染上了疑惑,继而是怀疑和凝重。

    “就这些了,夫人,我全说了……”陆放说罢,又垂下了头。

    虽然不知道虞兮暖为什么追查这件事,但是他不敢直视虞兮暖的眼睛。

    “3005和3007挨着……”虞兮暖抿了抿唇。

    “是挨着……”陆放肯定了一句。

    那个酒店他了解,以前宁氏有客户过来都给安排住在那边。

    他们家单号房间和双号房间是对排的,所以单号挨着单号才是正常的。

    “是不是说……这两个单号房间的某处很可能是相通的”虞兮暖盯着陆放,眼睛仍然是黑白分明的清澈。

    可此时陆放却看不透也猜不出她的心思……

    “陆放,这次你真给了我一个……”虞兮暖勾出了一抹冷笑,而后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惊!喜!”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